2017年2月2日星期四

見字如見人

對我來說,見字如見人,所以我一直十分珍惜別人給我的親筆書信。

對方的一筆一滴寫下的一封信、一張卡片、一張明信片,我都好好收藏在書桌的抽屜裡面,不時翻出來一看。有些夾在筆記本裡,有時候累了,抽出來一看,欸,遠處還有人想著你,轉頭又繼續工作去。

都是你們傳染我的,在尖沙嘴海傍彈著結他的陳小姐堅持要我給她用中文寫信、青梅竹馬的K先生說我要多寫一點,不許我忘了中文怎麼寫。其實他們做得對,不是因為他們的信,我的執筆忘字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了。

最近收到K太太的親筆信,重拾那份感動。以前一起住,見她常常跑去郵局去寄什麼給家裡的朋友,每次回來卻抱著一包巧克力。我嚷著說:「你不是去寄信嗎?」她說:「是啊我是去寄信,但是郵局有賣巧克力好便宜啊,不買簡直對不起自己。」結果她倒數結婚那一年被我們強迫放棄巧克力減肥才可以塞進婚紗。現在到我收到她的卡片和信件,感動得坐著紅著眼睛。不過是閒話家常,說聖誕節回娘家結果車子在公路上壞掉了、和家人一起玩board game等等。

我很羨慕她。中學的男友到大學畢業後結婚(只是還沒有進入生子這部分),朋友都是從小在小村莊一起長大的,雖然我們都笑她呆呆的,但是我很喜歡這樣的她,沒有異心,沒有多想。相比之下,我覺得自己也太複雜了。

正正因為見字如見人,我很怕被負面的文字淹沒。偏偏看小說,我總是覺得大團圓結局的故事不夠圓滿,喜歡看那些虐人的故事。

我喜歡寫字,也喜歡看書,覺得就算不能相見,透過文字結下的緣,有點像學音樂的時候了解認識作曲家的心情,相隔一段時空的作者和我,好像也做了一場朋友。不知道這樣說是不是有點張狂了?至少應該感覺像是跟作者說了一席話。

希望看到這裡的你,也會覺得我是個值得交的朋友,畢竟我們也算結過一段緣分啊 :)

(回去要回信了,又要少吃一顆菜了,郵費呀郵費。不過,友情重要還是吃菜重要?良心發現友情重要啊,哈哈。)

2017年1月16日星期一

關於擁抱

Attacking people with hugs is my speciality. (Jenny, 2017)

比起說話,我更喜歡擁抱。

朋友見面,擁抱一個 (a kiss on the cheek is optional)。分別之前,也要擁抱。

有太多的無力感,我笨口拙舌,不懂得說什麼好話來安慰人,說不出口的無奈,來一個擁抱。

我只想要一個肩膀依靠而已,女性友人如此說。我的肩頭太短了,不可靠,所以只能用擁抱來彌補。

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溫暖,勝過千言萬語。(請讓我做一隻樹熊吧。)

2017年1月15日星期日

至少還能唱

說了2016很糟糕,但是凡事總有多於一面的看法,比方說:很傷心失意的時候,我重新拾起大提琴,也重新唱起歌來。

我慶幸,也感謝爸媽(和母校)(強迫)我學音樂。

我問過爸媽為何會選了大提琴,他們說小時候帶我去琴行看樂器,讓我玩一下鋼琴,我玩了一會就搖搖頭說不喜歡。(後來看過馬友友的訪問,我跟他學大提琴的遭遇有點相似,都是爸爸媽媽帶著小孩去玩樂器,結果他選了大提琴,因為姐姐學小提琴,做弟弟的比姐姐厲害。我回想,我當初是因為身邊個個小朋友都學鋼琴,我耍脾氣不願跟風。)加上母校要求學生必修一種樂器(鋼琴不算),爸爸又很喜歡大提琴,常常說:「很像二胡!」(真是個美麗的誤會),便讓從小便很嬌小的我帶著不太合比例的大提琴上音樂課去。也拜我這個大提琴所賜,家裡買車總是不能買太小的,生怕塞不下琴。

從小就參加合唱團,小時候為學校灌錄過唱片,進過錄音室,略學過聲樂,從不覺得是什麼好聲音,但是很感謝遇過的指揮,學過的美聲唱法,還有母校的指揮鼓勵,才知道自己的音尚算闊,母親謂:「唱開把聲。」每年學校Carol Service,在柴郡的教堂裡唱一整天的歌,很累,但是覺得聲音長進了。

中學年代有同學讚說我musically talented,紅著臉謝過便算,身邊音樂世家子弟的光我斷不能叨。父親會口琴,母親是中學年代合唱團leader,就此而已,不算什麼。

跟我一起住的女生都知道,我一日未睡覺,一日都可以聽到巴哈和韋華第。不幸的話,還會有我加入唱歌。我開心的時候,讀到某些經文的時候,都會不期然突然唱起來,嚇得身邊的人。

有時候很生氣,會大叫,結果年底大多數時候聲音受傷,不能唱歌了。加上媽媽整天在嚷著說我不懂保養聲音,嗓子壞了怎樣哼歌也不好聽(哼歌也要被打分是怎麼一回事?)

不能唱歌的日子顯得很低沉,digital detox期間拾起大提琴,我想除了書本,還可以跟巴哈和韋華第約會去,I'm spoiled.

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2016年度回顧

曾經如此的盼望2016會是比2015更好的一年,終究事與願違。

看美國comedy late show,人們說:「我真想2016年快點過去,這一年也受夠了。」我不住的點點頭。

我以為遠離實驗室、遠離各種奇怪的人和事,就能得到救贖。四年了,我把自己的壓抑終於挪開了。大學保姆不再,博愛不再,自責不再,時間已經不多,無謂entertain所有人。

這是充滿挫折的一年。我不再願意相信世上還有臨到我的好事,不再相信努力會得到回報,不再相信學校所做的都是對我們好的事情等等,從此變得更加自閉。我轉向了書本,(嘗試)遠離網路、遠離社交網絡,哪怕是一眼,心底的憤世嫉俗自然被挑撥,就此發作,像頭猛獸。Digital detox總算嘗試過了,不算成功,但是確認遠離社交網絡會令人上癮的,希望有天可以戒掉pointlessly fiddling with my phone。

雖然挫折很多,但是我沒有完全放棄,要感謝的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首先要感謝的是他,謝謝你不斷的提醒我對自己誠實的重要,也重新認識負面情緒不是罪過。如果說有什麼要向你學習,我知道是你樂天知命的性格。不是說你什麼煩惱都拋諸腦後,而是一個人要找到自己的出口。你現在的工作是我夢寐以求的,如此的幸運,竟然不用面試就進去了,你知道我身邊的女生都很不屑嗎?可是我想:總不能妒忌你吧?見到你快樂,我也沒有難過嫉妒的理由了吧,我會站在路旁給你拍手加油。Thank you for checking up on me when I was upset, even when you had work tomorrow and you stayed up late to keep me going.

'For the strength to be strong, for the will to carry on…for everything you do, for everything that's true, I turn to you.'

要感謝我身邊最好的朋友:企鵝小姐和靜小姐。謝謝你們在我最低沉的時候願意聽我胡言亂語。你們比我更強,所以我知道我也可以。謝謝你們常常提醒我,我擁有的還有很多。得友如此,夫復何求。裝勇敢裝太久,突然倒下來,很多人不能接受,但是你們願意接受這樣的我,願意聽我說話,下一口氣,一切都好了。

要感謝古城的長輩,你們給我的鼓勵,令我相信當初我要來古城讀書,就是為了遇見你們。

跌跌碰碰,終究走到了隧道的盡頭,看到一線曙光。I do believe in Christmas spirits,我曾經遇見奇蹟(因此可以趕上下一班火車而不用罰款!),這次也是,暫時讓我相信一下happily ever after吧,好好過。

今年最大的得著應該是多看了很多書,看了很多村上春樹,看了《琅琊榜》、看了《我們最幸福》,我想在閱讀這一方面,這年還不算太壞;)

寫於布魯塞爾

2016年12月23日星期五

誰無聊拿放大鏡 看風景累不累

一年一度,離開了古城,終究還是要回去一回。感謝友人K小姐的接應,感謝新婚夫婦舉辦的聖誕派對,才剛剛搬進去新房子,廚房還沒有裝修好,十分佩服M太太的廚藝,一個烤箱、一個微波爐和一個小小的hob,可以變出這麼多食物來,做人還是能屈能伸的好啊,做人還是不要抱怨這抱怨那的好。

***

從星光出道以來就十分欣賞Lala徐佳瑩,她的歌是除了巴洛克之外陪我最久的考試音樂之一。這一年她登上了《我是歌手》的舞台,雖然我一直對於這種浮誇的觀眾不以為然,但是還是因為Lala看了她比賽的片段,當中有好多我不認識的翻唱,可是都有唱出Lala自己的風格,不愧為創作才女。

***

說遠了。在古城一個人亂跑,就像以前一樣,忽然覺得好迷失、好迷惘。我已經不是學生了,過去古城的所有回憶都是做學生的時候寫下來的,現在身分不同,竟然覺得有點不知所措。大學巴士多了幾個不同路線的,沒有一年的時間,如同我已經走了好幾年再回來,好像什麼都不一樣了。這還是我的古城嗎?我想問題所在就是:我說這是我的古城,我只是在尋找我印象中的古城。舊友久別重逢,有時候也會這樣吧,對方跟自己想像中的面貌全非,也許不是對方的問題,有時候既有印象又實在很難改變,對吧。我只能理解為長大了,改變了,也不能怪誰,只能怪自己沒有跟世界接軌,我只是在原地踏步,也許。

在派對上舊友久別重逢,難免交代一下近況,我總是覺得自己像失敗者,就像過去跟他們相處的一樣。原來一直以來,我都沒有進步,至少在這個社交圈子,我還是默默接受了自己的給自己的界線和既有印象。

其實我應該早明白,不應該奢求別人完全明白吧。即便是最親的父母親,也未必絕對明白或理解,我的確是苛求了。辛苦不了別人,也害慘了自己。知道和明白,畢竟是兩回事。

「過去的日子彷彿偷偷在笑我」,古城在我的心目中腦海裡永遠也是這樣子,但是也悄悄地前進了,我也要加把勁。

***

再說說Lala,在古城亂跑,一個人走著以前跑步的路線,也就是通往K小姐家的斜路,一直在loop的是Lala的收•音•《我是歌手4》原音精選。當中較為熟悉的歌,自然是她原創的《失落沙洲》、林俊傑的《修煉愛情》,還有國語名曲《魯冰花》,但是最令我說印象深刻,或是說,有共鳴的,是這一首《不醉不會》。原曲是田馥甄,Lala的唱法更微醺的狀態,我個人認為這是最好的狀態。



亂紛紛 像一首朦朧詩 
懵懂懂 才懂得朦朧美

醉醺醺的記不得有過的快樂和對話,只有微醺才可以繞過那一點點的矜持,微醺臉紅紅的時候,說實話也是可以原諒,別人會多想,也得想想這人並不是最佳狀態,可以excuse。

誰無聊拿放大鏡 看風景累不累 
卻忘記了 看清楚自己是誰

要繼續dance like nobody's watching,最大的敵人還是自己。

又:抄歌詞真的很中二病(笑)。

2016年12月22日星期四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不情不願的面對現實。對於那些曾經傷害過我的人,今日我要笑臉迎人。

裝作無事,很不誠實,但是我知道成熟的人都是要「顧全大局」,我就唯有扮演那個sensible角色吧。

但是在傻傻的你面前還是可以做一個小女孩的,畢竟你也是一個大男孩,這也算是一種安慰。

2016年12月12日星期一

你忘了笑,還忘了能哭

我又在做那些去派對的夢了。I can promise you I'm not a 蒲精,雖然對於某些人來說有點難以置信,這是實話。

K小姐喝醉了瘋狂地抱著吻我,而我為了遇見喜歡的男生在舞池上轉來轉去⋯⋯

隨著音樂唱唱跳跳,酒精下肚麻醉感覺,瘋狂一夜,暫時忘記一切煩擾。

現實是一眾「蒲精」友人早在兩年前畢業,不能像從前般在酒吧happy hour再轉場開一支支的香檳狂歡了。所謂「財散人安樂」,把錢耗光換成酒也算是一種慰籍吧。

雖然我這種人沉醉在派對當中也太離經叛道了吧,但是我越來越能夠明白那份感覺,會上癮的。

於是我轉向了書本。

這段時間遠離奇怪的人和事,轉向了書本,因為一句話:Books are my best friends, they don't judge. 

看完了Why Nations Fail,就瘋狂地找村上春樹看。

有點antisocial,但是我喜歡。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緣定咖啡

親愛的你:

不想再說什麼客套說話了,什麼「你好嗎」之類的話,我知道你一直很好。我這陣子卻是什麼都不好,不過這不是重點。

今日我看了一本書,我想你一定沒想到,我腦袋是不是故障了,怎麼會看這種書,我們以前還說過這種故事好矯情。我看的是《等一個人咖啡》。

說起來我上大學之前自從喝了一杯speciality coffee之後,什麼星巴克太平洋咖啡我都喝不下口,加上在古城有著名的barista champion而且非常帥氣的咖啡師傅(註:已婚,老闆娘在旁不敢太放肆,嘿),我的味蕾是給寵壞了。我還記得第一次去喝咖啡,剛好碰上纜球比賽,而且古城隊是主場,人很多,我乖乖地排著隊發呆,直到咖啡師傅叫我的時候,我像個小女孩地很尷尬臉紅紅的愣住了。後來家裡添了一部espresso machine,我又開始物色合適的咖啡,不亦樂乎。

言歸正傳,這本書基本上不劇透的話就是一般青春劇的劇情囉。不過我覺得比起上次看同是九把刀的《那些年》,這一本比較好看,我覺得主人公的想法有成長,比較像一個人,就這樣。

'First impressions can be tough' Hairspray音樂劇裡的明星媽媽如此說,這句話很有道理。也許是第一次看他的書就是令連讀男校女校的人都突然思念自己的「那些年」,所以也就想起你。

你大概會瞪大眼睛驚訝地問:「咖啡跟我有什麼關係?」

請聽我講,你那次不是說要帶我去「見識」一下香港的樓上café嗎?(「見識」過一大群人擠在一部升降機倒是真的)不記得?我記得我們看著餐牌上的「意式法蘭克福腸」笑得人仰馬翻,還好在旁邊玩boardgame的人們很吵,沒有顯得我們兩個人太奇怪。

我說我腸胃太差,不敢喝凍飲,你就讓我點了咖啡。

我的腦袋真的有毛病,居然忘了當天已經喝了一杯咖啡。這個lactose intolerance,我怎麼會忘掉?!

結果回家胸口悶悶的,吐不出來。

第二天要去當英文老師,上課前我準備塗兩塊Nutella麵包當早餐,誰知沒吞下去多少就吐出來,連昨天的晚餐也掉了。

我一臉蒼白的回學校去,經過鄰班的學生吵得很。我回到自己的班裡點名,人數凋零得可怕。我的學生突然群起跑到鄰班去,我也跟著跑去把學生追回來,誰知走到鄰班,一陣陣麥當勞早餐的香味傳來—原來鄰班的男老師為了讓同學乖乖上課,答應他們買早餐給他們吃。我的學生一整個在人家的教室喧鬧,我也顧不了那麼多,反正人太少,之前他們也乖乖地給我寫功課,剩下來要教的不太困難,讓他們胡鬧一會算了。

突然一隻手遞來一杯熱可可,我看著載著早餐的棕色紙袋,問:「Are you sure?」「Take it,我多買了一杯,反正這班小鬼只懂得吃薯餅,你就乖乖喝完好了」我轉過頭來確認是誰,是他。

這杯熱可可救了我一命,早餐晚餐一起吐出來,血糖低幾乎要昏倒,兩小時的課堂我是怎樣熬過來的?

放學後我們幾個老師一起去吃午膳。路上我向他道謝:「真的非常謝謝你的熱可可,要不然我就昏倒了⋯⋯我昨天真不巧,喝了兩杯咖啡,腸胃不好⋯⋯」「腸胃不好就要喝牛奶囉!」「你這個人!你明明知道我是lactose intolerant!你還說要考上醫學院?What a terrible doctor you will make!」他傻傻地笑。

他是我高考那年的saving grace,至今很多他說過的笑話我還記得,甚至很多香港的地方也是因為他我才記得。

這次應該算在你頭上,thank you for doing me a favour. 

***

還有要交代一下,我看完了書想起了你,瘋了似的在家裡找你的信來看。有點眼濕濕,突然記得你送過我一本書。我從小男生朋友比女生朋友多,從小就明白一個道理:男生送東西給朋友,會送自己喜歡的,未必會考慮對方是不是跟他一樣喜歡。

這本書也是一樣的道理,這是一本香港郊野公園的影集,因為你很喜歡遠足,你寫道:
「希望你見到這本書,會想起美麗的香港。想起我。」
你如願了。

All the best,
小婉 xxx

2016年10月14日星期五

I Will Survive

成就解鎖:穿著旗袍在舞池上赤腳跳舞,唱著的是我們都很喜歡的I Will Survive。純粹想把自己喜歡的幾個版本整理一下⋯⋯

Gloria Gaynor - I will survive

Glee - Survivor/I Will Survive

Jinju - I'll Be Alright (진주 - 난괜찮아)

2016年10月2日星期日

我沒有為你傷春悲秋不配有憾事

我開始懷疑弟應該知道很多我的事情,但是未曾明言,此人很可怕。(上次搬家他給我一個文件夾,裡面都是那些年有人寫給我的信和詩,無限唏噓,那些年打錯電話給我們家的你,還被我父親訓哈哈哈哈)

飯廳有一木櫃,上面放的都是那些大家不想理會的東西,像是舊報紙雜誌、購物清單之類的東西。很多年前我收過一份生日禮物,是Laura Ashley的藍色印花便條紙,曾經伴我度過很多考試。剛好木櫃上有一張印花便條紙,我隨手拿來準備寫字,把紙翻轉看看,上面有字,本來打算直接放進回收桶,好奇心驅使一看,心便一沉⋯⋯

究竟我這個人寫過多少情書?

更可怕的是:我完全記不起究竟是給誰的?為什麼還在我家?(下款很多kisses,應該有十個?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大概就是像我常常說的比喻:打開衣櫥⋯⋯那時候為何會失心瘋不知廉恥買了這件以後不會穿的衣服?

大概以後都不敢再寫情書吧。

希望不知名的你也要加油。(究竟弟還收藏了什麼他姐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