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二月, 2008 起發佈的文章

Much Ado About Nothing

圖片
終於開始讀莎士比亞了,初學者必讀的就是這本Much Ado About Nothing。劇情與現代電視連續劇非常相似,也是玩「冤家路窄」、當初討厭大家後來愛上對方的情節。這個「編劇」真的很棒,細心地看的時候,看來一直平平淡淡的劇情,其實將會發生一件影響極大的事。這種鋪排很不錯,我決定要偷師偷師!
當同學都說莎士比亞很沉悶時,我卻極愛讀Much Ado About Nothing。看話劇,便如看電視劇般,怎叫人不興奮?
老師為了讓我們明白故事的來龍去脈,特意給我們看了Much Ado About Nothing的電影。縮有的演員都演得很好、很自然。真是令人越看越愛,真是名副其實的「電視劇」!我唯一不太滿意的就是演Beatrice的Emma Thompson看來太老了,人物本身不是這麼老的,所以作為觀眾總是覺得怪怪的。

假民主?

記得有一陣子香港很流行一個詞組:假民主。沒記錯的話應該與民主派爭取普選有關。那時,我還不明白。但最近發生的一件小事,令我明白了一點點。
自幼就熱愛唱歌的我,在學校也是合唱團的活躍分子。加入了兩個不同的合唱團:其一為媽媽常說的「雜牌軍」,不經試音也可以隨便自選聲部的Senior Choir(其實不太好玩,連聲部也沒分好的話,聲音的質素會比較低);其二則是由一班真正熱愛唱歌的同學組成的,必須試音方可加入的Chamber Choir。
我比較喜歡後者,因為普遍後者的程度和水準都較高,可以試試難度稍高的曲子。當然也不用遇見五音不全的……同學啦。
最近在準備三月的春季音樂會,老師想請兩位同學合唱其中一段。一如平日,老師詢問有沒有自願或想嘗試的同學。我也想試試,於是舉手。身旁的Ellie舉起身邊好友Charlie的手,Charlie卻有點不願意,說道:「幹嘛啦?」還有一名預科生Olivia(想說明一下她有認真地上聲樂班學唱歌的,所以嗓子不錯,不過我覺得她發聲的位置好像不對,唱得太前了,聲音都落在喉嚨裡唷!)舉手表示想參與。
老師滿意地點點頭,說:「嗯,我覺得還是高年級的同學負責的好。我看Olivia跟Tess……」Tess是一名BBC(British Born Chinese),不是常常來練習所以我不是很認識她,只知道她是今年的會考生,「Tess你可以嗎?」Tess點點頭道:「沒所謂。我不介意。」「那很好,就這麼決定吧。」
滿懷希望的我突然垂頭喪氣,天真地以為自己真的很爛,達不到老師的程度。後轉念一想:會不會在她問我們之前,她心裡已經決定好誰唱呢?
老師請她們唱一次讓大家聽聽,怒火難平的我尚且聽聽看,聽聽是不是真的比我好。Olivia的水準依舊,Tess的聲音也的確是響亮動人。 可我的水平也不在她們之下呀!很明顯是老師偏心!不過媽媽說得對:「怕什麼偏心?人的心不也是偏的嗎?」
我變得有點灰心,思考:那算不算是假民主?

遠足‧救相

昨天跟一些香港朋友去遠足,很好玩。好久沒有跟爸媽遠足了,呼吸新鮮的空氣,感覺真好。一路上山,路上看見大大小小的古蹟。
經過一間小石屋,遇見幾個從利物浦和曼城北部的洋人家庭,一向愛交朋友的媽媽跟其中一位洋人聊天。他問:「你們在中國住嗎?」媽媽答:「不,我們住在曼城。」他說:「喔,是這樣。欸……」,叫他大約五歲的孩子過來,「『哈囉』的中文是什麼啊?說說看。」那小男孩小聲地說:「你好!」媽媽拍拍手說道:「哈哈,好棒喔!」接著跟小男孩握手。洋人說:「再見呢?再見的中文是啥呀?」小男孩有點害羞,走開了。他身邊來了另外一位高大的金髮洋人說:「你們是香港人嗎?我讀大學的時候,有跟一班香港學生打過籃球呢。」他微笑一下,繼續道:「後來我到香港探望他們,還吃了一頓美味的晚餐呢。呵呵!我還用中文做了一個演講ㄚ!嘻嘻!不過我都忘了。」
大家相視大笑,媽媽說:「嗯,我們要走了。再見囉!」「再見!」大家揮手道別。
繼續走,爸爸問:「相機呢?」我說:「在我這邊。」爸爸頭一側道:「是嗎?我要拍照,記憶卡滿了嗎?」「對呀。我先刪除舊的照片。」打開一看,哇,百多張照片,算了,按「全部刪除」好了,懶得每個刪除。
我問:「要刪除全部照片啊?」爸爸說:「喔。」弟弟說:「啊?我有照片要留著呀!」我冷冷道:「啊?刪掉了。」那些照片中包括弟弟之前特意去看的展覽照片,弟弟傷心極了,一副可憐的模樣。
當然我也很內疚。所以回家後原本想去睡的我,也到電腦面前搜尋「還原記憶卡」的軟體。試用了數款不同的軟件,覺得最好用的是Bad Copy Pro。其他的軟件也可以恢復檔案的「存在」,但無論如何還是開不了。我用的是Bad Copy Pro中文破解版,但其實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來講,應該難度不高,因為主要是電腦和網路的術語。在閱讀本文的你,電腦的知識應該也十分豐富吧,那該不是很大的問題。但記憶卡始終被覆蓋過,所以部分照片甚不完整。幸好大部分的照片保持了原來的質素,當然弟弟也表示「收貨」。
真是「經一事,長一智」啊,又學會了一種新的技巧囉。

延伸閱讀:
「檔案救亡軟件大全」★適合還原記憶卡:格式化、誤刪檔案☆
Bad Copy Pro 3.75搶救光碟、記憶卡、硬碟資料的軟體(中文化+破解)
BadCopyPro光碟檔案損毀的完全救星 - WOW軟體教室 / 數位影像坊

阿姨的疑團

大約一個星期前有提過一位BBC阿姨對於中國人被歧視的看法。大家的留言讓我向多方面思考了不少,先謝謝大家。
上星期又見到她,又聊上幾句。原來她算不上是BBC。她在香港新界的一條小村莊出生,是客家人。十二歲隨父親移居英國,所以對於中國文化還是有點認識的。雖然中文說不上是很好,但我知道她已經很努力去講了。她是位很和藹可親的阿姨,也住在我們附近。
有次我爸爸問:「在英國住了這麼久,你有沒有回去香港探親呢?」她表示自己大約十年前回到香港探親,對於香港人的文化很是不解。
由於她有幾個親戚依然住在村莊裡,她回香港的時候就去探望他們,順道住在那邊,可以省下些酒店費用。
剛好要去買些吃的,便向市場走去。由於居英多年,阿姨對自己的中文沒甚麼信心,很自然地說起流利的英語來。小販聽到那純正的英語,立即服務周到,連忙對阿姨推銷今天最新鮮的水果和蔬菜。正打算付帳的時候,阿姨心念一轉,想:不練習有怎會進步呢?我來試試我的中文怎麼樣。於是便嘗試說廣東話,那小販臉色一黑,態度突然變差,語氣也變得極不友善。身旁一輛旅遊車停下來,從車下來的應該是美國人(從口音估計),又往那小販走去,也打算買些水果。小販態度又突變,看來友善多了。
阿姨問我們:「怎麼就這麼崇洋媚外呢?」如果你是我,你會怎樣回答呢?
又問:「為什麼中國人保護自己的感覺這麼強呢?洋人都是躺開心底跟你做很好的朋友,為什麼中國人就不能呢?」
「為什麼中國人在工作上有爭執,回到社交生活還是不能做朋友呢?」
對於沒甚麼人生經驗的我,這些問題其實很多時候也是我心裡會想得到解答的。那麼誰可以給我解答呢?
***
昨天一時興起去找些blogger的主題,誰知一套用之後效果跟我預計的差太遠了!最麻煩的是舊的設定全都消失了!結果花了好久「嬌小巧心」才恢復原貌,真是嚇壞了我啊。
拜這個小意外所賜,「氣質文字」的連結要重新整理一次,好多好看的部落格還沒有加上去,再給我一點時間吧,數天內就會好的。還有,如果你覺得自己的部落格屬於「氣質文字」而我又沒有加上連結的話,要留言告訴我喔。(不用過謙啦!)
又是拜這個小意外所賜,新加入「絢麗彩妝」一欄。嘿,我最近在研究化妝,所以也順道放一些實用的連結上去了。我洋人同學教我的方法不是不行,不過看到有中國人同學化類似的妝之後看起來好怪唷(皮膚黑黝黝的,看來不像黃種人,反而覺得像印巴人),不太敢。

市場

【其實這篇是看了CK老闆的「避重,就輕」有感而發所寫的】
當初寫xanga是始於一位同學在msn的問題:「你有沒有xanga呀?」我說:「啥?」她說:「就是有點像網上日記的東西,可以貼照片、日記等跟大家分享。」當時為了「追上潮流」自然也去玩玩。誰知便如著了魔般不能自拔,每天寫個不休。
我相信其實每個寫部落格的人都希望自己有讀者,因為我亦然。每每有新文的時候就以msn連絡各方好友來留言。當然既然是「好友」,一定要支持。故此大家便聽話地去看看、去留言。其實每個人都是如此左拉右拉請朋友去prop(在xanga留言的另外一種講法)。亦有「閒人」每天乖乖地瀏覽不同的xanga,但那是少之又少的做法。一天二十四小時,又何必花時間在看你的xanga上呢?就算要用電腦,也寧願花時間在線上遊戲上面啦!
以我為例,在我眾朋友之間大部分的xanga內容都是如流水帳般訴說當天的課堂內容火發生的趣事,有時候貼幾張照片讓各位讀者了解了解,僅此而已。有些情場失意(別問我為何這種年紀的人會如此啊,我可不知道……)的人會寫一首詩或貼一段相關的歌詞;有些被老師責備又甚不忿的人會大罵老師一頓,如此類推、如此類推。
寫xanga一段時間之後,漸漸清楚那些話題或內容會惹來極其無聊的留言。
我當初也是寫流水帳的一員,但後來發現自己越來越厭倦流水帳式的日記。寫今天的生活是好,我也喜歡。卻漸漸覺得寫流水帳毫無挑戰性,已經是同學,天天見面、一起生活,實在沒必要再把今天發生的趣事再寫一次。
於是我開始寫別的內容。我寫的是帶點評論和議論性的文章,主要評論生活裡發生的事情。後來又轉寫哲理、領悟類的文章(唉,我這個人是什麼也可以領悟和發揮一番)。當我從這類文章獲得極大的滿足時,我的讀者常常向我反映:「我看不懂啊!」、「好深奧呢!」、「太深了,無話好說!」、「我還有什麼好說?」我承認我的文章有時候是有點玄(對我的朋友來說),於是思考:怎樣他們才會明白呢?最後決定重新寫流水帳式的日記-才發現自己深陷哲理型文章,回不了頭!
以後不再聽從市場需要!那是我的xanga,我愛怎樣寫便怎樣寫!
果然舒服多了!爽!
後來還是受不了xanga的中文顯示問題,轉到blogger來了。
(最後當然要鳴謝在細閱本文章的你和以前留過言的你啦!)

別理他和她

我的童年與許多第五代人不同,係以玩耍為主。快活是快活,但論競爭力則極其不足。
靠一點運氣派位派到一家名校,爸媽自然興奮不已。五歲半的我,看著爸媽跟親戚們說話時眉飛色舞,雖然不太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但也暗自歡喜。爸媽見到我傻笑的臉蛋,捏了捏,笑說:「你這天真的娃娃懂什麼……」那時的我雖然小,自尊心卻是甚強,「哼!」一聲回應了爸媽的話。
高興歸高興,還是要面對現實的。
首天上學,我極驚喜。幼稚園高班的好朋友小妍竟是同班同學!不足數分鐘我已經認識了幾位新朋友:丁丁、石頭、婉瑩和靈兒。第一天只是收了一大疊通告,和同學玩了半天便回家去。
天真的我以為小學跟幼稚園一樣,每天就快快樂樂地玩耍、做做小手作。剛剛六歲的我卻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現實了。
上小學的第一個星期過去了,老師說我們要正式上課。我喜歡上學,也喜歡上課,心裡期待著課堂上的歡樂。只是我從未認識現實的殘酷。
上中文課,也許自幼就養成了閱讀的習慣,不覺得太難。英文課,開始有點難度了。從前幼稚園只教我簡單的生字,沒有教過任何現在式、過去式和介詞,怎麼英文變得如此複雜呢?最大的災難發生在數學課,我心算不好,筆算亦慢。人家完成工作紙的時候,我才剛剛開始明白老師教的內容。結果天天留堂,在教室蹲了好久才完成,老師不耐煩了,還一直罵:「真笨!怎麼這麼簡單都不會?」我眼眶濕了,老師的臉模糊了,咬咬牙望望老師又低下頭來。
類似的事發生過無數次。到小六,我以為快上中學,老師都懶得理我們。那知家長日當天,爸爸見完老師便搖個電話給我:「你英文老師說你的英文不行唷!叫你好好努力。」看似短短的一句話,直插入我心深處。我淚如雨下:我已經盡力了!你還苛求什麼?我不行,某程度上是老師你的問題!我不行,你不是應該好好教我嗎?你這算是啥老師呀?老師這番話,媽媽聽到了也為我忿忿不平,怒道:「老師的責任是教學生!你這算教我女兒嗎?你只是把課堂講義說一遍,有真正教過嗎?完全沒有學過的學生怎麼會明白?」爸爸再說:「老師還說請我們請補習老師去!」媽媽怒極說:「在學校教我女兒是誰的責任?難道是補習老師嗎?」
上中學後,情況更甚。我的數學基礎不穩,老師也沒我辦法。有的懶得罵我,成績表的評語寫:甚勤奮,但基礎不穩。我知道他對我已經很客氣了,不禁嘆了一口氣。
後來認識一位師兄的媽媽,她安慰我和媽媽說:「別火別火……我兒子中二的時候數學考九十多分,他老師竟然罵他笨、不用功。那是因為他沒有拿一百分……

回應伯父

記得從前在香港每逢傳統節日就要到祖母家裡吃一頓。我對祖母家的印象是由電視新聞報導的聲音、親戚們討論辯論的聲音和煮食的聲音組成的。電視新聞報導的聲量總是扭得特別大,因為辯論聲更大。煮食的聲音不大響,熱鍋上的滋滋聲,還有伯母們的對答:「欸,醬油在哪裡啦?」「在右手邊啊。」
祖母家裡大多是成人,像伯父、伯母、叔叔,小孩子很少。就我和弟弟兩個。每次去總是覺得無聊得很。有時候堂姐會跟我聊上幾句,有時候她會搞一個「爛gag」讓我笑笑,但仍改不了無聊本身。
每次去彷彿有固定程序似的,就是等大家到齊、看電視、準備吃飯、吃飯、辯論。
最精彩的,要算是家人間的辯論吧。
小時候我並不懂事,每次伯父們辯論時只會坐在一旁。長大了,懂事了,開始專心留意辯論的內容。辯論的內容往往就是最近的熱門時事,什麼自由行之類。雖然無心聆聽,但既然無聊,聽上一兩句總好過坐在一邊發呆。
記得有一次不知道聊到些什麼,二伯父突然指著我扁扁的鼻子大喊:「你們這一代人吶,沒有童年囉!」當時的我正屆高小,算是懂事,卻沒有主見。我先是一愣,隨後伯父繼續:「我們從前吶,常常到郊外玩。跑過整個山頭才肯罷休呢。你們這一代都是在補習的吧,真是一點童年的趣味都沒有!」
那時候,我不明白。
但現在,我終於知道我應該怎樣回應他。
如果我當時會說話的話,我會這麼講:
「伯父,謝謝你一直關心我和弟弟的生活,偶爾也會問問我倆的近況,有時還會跟我說些大道理。你平時說話比較大聲。故我常常被你嚇倒,便養成了在你和其他長輩面前沉默不說話的習慣。你們也很喜歡我這麼一個安靜的女孩子。小時候我不懂事,跟伯父們聊天就是說什麼弟弟欺負我的淘氣話。以前我也愛聽你說話,因為我覺得你說得滿有道理的,你的觀點看來都對,沒有一絲破綻。
可我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我尤其喜歡用文字表達我的想法。文字可以代替我不愛說話的嘴,把我要說的都說得清清楚楚。所以雖然我平時並不多話,但從我字裡行間中其他人會知道我愛說話,只是習慣成自然罷了。
回想起當天你提出的「童年」,經過一翻思想後,我跟你有不同的想法。
是的,我們第五代人大部分都有補習。放學後的時間很多人也是花在補習中。然而我不同,母親深知小孩子愛冒險、愛玩耍的天性。所以從幼兒園到現在,父母從未讓我補過一次習。他們相信學習是自己的事,倚靠別人的話便失去學習的意義。
我的童年就是跟我兩位好朋友:小樂和小宛,一同度過的。我們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在校車上聊天,…

情人節快樂系列-番外篇

是的,我原本只打算寫四篇的。不過昨天發生的事情還真是搞笑,呵呵,讓大家來笑笑也好。
情人節,讀女校的我當然沒有遇見什麼男生送巧克力之類的事情,但身邊的朋友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表白的大好機會啦。
整件事的主角是全班最嬌小的女生-Lisa。別小看她個子小小,打起架來比誰都大力。而且食量驚人,單是午餐就可以比一般英國女生多三倍份量!(我的食量也跟她不相伯仲,尤其是沒有飯吃的話……)不過她常常懶得買午餐,所以幾乎每天都來問我們有自備午餐的同學說:「施捨啊,拜託啦!」有一次還裝可愛(她本來已經很可愛,用不著裝)說:「Does anyone want to donate some food to a charity called “Lisa Hanleys' Stomach”?」 我不說你也該想到我們的答案吧:「NO!」老實講,有時候我覺得她不帶自己的午餐然後又要討別人的,真討厭!
情人節當天,同學間個個都問:「有收到巧克力嗎?有收到卡片嗎?」當大部分人的答案都相同:「沒有啦!」沒有收到巧克力或卡片的同學,就成為收到禮物的同學的炫耀對象。這群觀眾之中,當然包括我。
其中一位在炫耀的同學便是Lisa。因為眾姊妹們都沒收到禮物,於是就坐在教室的一角聊天解悶。Lisa眉飛色舞、神采飛揚地跑過來(顯然是剛剛跟別人炫耀過了),訴說她的情人節故事。
原來Lisa 在情人節當天送一個氣球給一名男性朋友(關係不明,應該是很是要好的男生吧),上面寫著:Kiss Me! 眾姊妹聽到這裡,不約而同地問:「那麼他有沒有kiss你呀?」個個如同追看電視連續劇的觀眾一般,帶點緊張地問。
當大家以為劇情會變得浪漫的時候,Lisa的眼睛突然帶點傲氣,冷冷地說:「沒有哇!我跟他說:『你夠膽kiss的話……』接著我舉起我有力的拳頭,準備向他揮去,繼續說:『我就這麼一拳!』」眾姊妹先是同吃一驚,追問:「有沒有搞錯啊?你幹嘛不讓他kiss啊?」Lisa笑笑,小聲地說:「我這是吊他胃口喔,呵呵呵!」情場高手Rachel豎起大姆指,不禁一讚:「做得好!」Rachel說起戀愛事便興奮不已,拉著Lisa的小手,回到座位去「傳授」她的「功力」給Lisa。
既然故事聽完了,也沒什麼好幹。眾姊妹們又圍起一個小圈聊天。Laura說:「剛才Lisa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好呢?搞不好那個男生不明白她的意思,會出大事的。」也許大家都對於Lisa那件事沒…

情人節快樂系列(四)

今天在輕鐵的免費報紙裡看到這個,又實用又搞笑,跟大家分享一下喔:

HOW TO KEEP YOURSELF COMPANY IN VALENTINES DAY

Order a takeaway for two and eat it all (化悲憤為食量!香港好像不是很多外賣店呢,未必行得通)Clip your toenails and talk to the walls (they don't answer back)(最好不要讓別人看到,要不然人家會以為你精神有問題)Join Facebook and lie about your age(這個好!)Sit around in your pants and drink yourself stupid- but DON'T phone your ex. He/she won't be in.Rent a DVD(香港應該很少租碟店吧!去租不如去買罷了!)Borrow a friend's puppy to keep you companyPlay solitaireAnd remember, DON'T phone your ex.Then have an early night and think of all the money you're saving(聰明的想法!說到錢,還是會比較高興的)
原出處:The Little Book Of Lonelyhearts – Hannah Patterson

不過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心態上的調整。如果你心裡總是覺得Valentines就一定是愛人的話,那當然會覺得難過了。其實Valentines的定義可以很闊,視乎你的想法而定。像我,就覺得我所有的家人、朋友都是名副其實的Valentines,情人節自然就過得快活啦。

還是覺得納悶的話,婉兒推薦以下音樂,都是婉兒近期最愛,多是靜音柔聲,定能暖你心靈:(附歌詞。細心閱讀歌詞,發現內容蠻有意思的。)

Jonas Brothers- Hold On




Hold On Lyrics

***

Take That- Rule the World




Take That Lyrics

其志可嘉-白智英

我最欣賞的兩位韓國女歌手不約而同地名字也有個「英」字,她們分別是:白智英和李秀英。
今天先來說說白智英。
記得第一次聽她的歌,是KBS電視台2006年古裝大戲《黃真伊》的原聲大碟當中描述初戀相思之苦的「壞人」一曲。(在此讓大家細心欣賞)當時我對此劇熱愛非常,連原聲大碟也聽到膩了。當初只覺得她聲音沙啞而有力,而且對於情感的表達頗為豐富。後來一翻開歌詞,不禁「啊」一聲,驚訝啊驚訝。


原來歌詞是如此悲情!她把情感都唱出來了。
難怪,我聽到征征地流淚。
更令我佩服的,不是她那有力的聲線;而是,她面對逆境後重新站起來的勇氣。
白智英是韓國歌手及演員,百濟藝術大學放送演藝學系畢業。一九九九年出道,獲得SBS電視台新人歌手獎後被唱片公司力棒為性感拉丁曲風女歌手,其獨特的聲線和性感、節拍十足的舞步受到很大的注意。推出拉丁曲風專輯《胭脂》大受歡迎,被譽為「韓國樂壇三大天后之一」、「拉丁天后」等美名。因成名而成為名牌走秀座上客的白智英同時被娛樂圈和時裝界封為「最佳服裝女歌手」。
然而,好景不長;風光的日子過得不久。2001年底,白智英的經理人兼前男友把他們的床上影帶在網上公開。這段「白智英影帶」紛紛成為八卦雜誌頭條。「白智英影帶」事件,令她的演藝事業大受打擊。經理人公司立即停止她所有的活動。白智英的母親一度勸她到德國度過下半生,遠離是非,別再留在娛樂圈了。但熱愛唱歌和舞蹈的白智英怎樣也不肯放棄自己的興趣,最後決定退出樂壇半年。
休息過後,白智英復出重新回到樂壇。推出第三張專輯,雖然反應不大好,可也讓樂迷也知道這位樂壇天后要歸位了。她之後不斷參與不同電視處境劇的拍攝,慢慢累積人氣。
終於,白智英憑著自身的天分和影帶事件後不懈的努力,得到了認同。第五張專輯《再次微笑》一改曲風,從火辣辣的拉丁風變成了簡單悅耳的抒情風,受到好評。人氣漸漸恢復從前,她不斷收到各大電視台的邀請,到各頒獎禮演唱。
零六年,是她真正恢復人氣的一年,也是我開始認識她的一年。第五張專輯的熱潮直捲到零六年。在KBS電視台2006年古裝大戲《黃真伊》的原聲大碟裡,白智英主唱「壞人」而再次受到觸目。她回復了剛出道時的自信,不過聲音更成熟更有味道了。
零七年,第六輯《第六次奇蹟》推出。白智英在台上更現光芒。舉行多場演唱會時的純白禮服,雖然被雜誌評為「七層蛋糕禮裙」,但反而比從前更加雍容華麗。去掉火熱的少女風情之後,原來是更顯成熟魅力的女人。
當我邊聽…

鼠年快樂!

晚是晚了點,不過婉兒也在這裡恭祝各位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今天參加了曼城中國城的農曆新年慶祝活動。論氣氛,還是香港好。其實中國城的活動不外乎是舞獅、年宵市場(嚴格來講不算, 年宵市場不是新年之前的節目嗎?)、小食攤檔等。重點是要有節日氣氛,又要滿足本地人(非華人)對中國新年的興趣。其實攤檔的貨品根本就是你在機場或遊客區經常看到的「中國式」工藝品,可偏偏洋人不曉得分辨,自然也沒關係了。
好想念香港的春節食品喔!
***上次有留言問我怎麼有香港人鄰居。嘿嘿,我附近可是有四戶中國人家庭呢!兩戶是將普通話的,另外兩戶是香港人。
我跟兩戶香港家庭都很熟,偶爾媽媽煮了糖水什麼的,往往就會分派到其餘兩家去。
有中國人鄰居真好!
***今天一位BBC阿姨跟我們聊天。她雖然是BBC,廣東話說得真不賴呢!
她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你可能會在英國住上十年、二十年,甚至在英國結婚。你千萬不要忘記自己的民族。我們是英國籍,但身上流的血卻是中華民族的血。你長大之後或會覺得自己是英國人,而不是中國人。嘿,我跟你講喔,我們是British Chinese。有時候洋人會把你看扁、歧視你,其實那是因為他們心裡知道中國人很能幹,甚至比他們都能幹,所以就是要欺負你。不要因為他們而連自己的民族都看扁了。我有時候跟我兒子說:『我們是中國人,因此我們要為自己的民族感到驕傲。你看,中國人古時候不是有很多很精彩的發明嗎?』我兒子明白了這個道理,以後有同學說起火藥什麼,他就說:『那是中國人發明的啊!』然後跟同學分享每一個發明背後精采的故事。……」
阿姨這段話,我千萬不要忘記就是了。謝謝阿姨喔!

我是韓流人

我自幼就聽收音機長大。小時候放學回家,家裡放著的音樂是王菲的「給自己的情書」。偶有幾個節目主持人說說笑、談談心,就這樣過了一個平靜的下午。
長大以後,看電視似乎比聽收音機多。小學時的我,對無線的兒童節目時段的卡通片瞭如指掌。其實,我不喜歡看卡通片(尤其是「寵物小精靈」、「數碼暴蟲」此類的動畫,老實說無聊得很)。看卡通片的主要原因是回到學校,同學們都在爭論誰代表某角色,如果自己不知道的話,可是很無聊的!即使爸媽扭開收音機,聽到的不再是流行曲,反而是以爭論、時事、搞笑為主。歌嘛,已經播得不多了。
也許是被小時候那種港式粵語流行曲所影響,心裡總是十分仰慕當歌手的人,覺得他們很厲害。怎麼可以單用歌聲來感動其他人呢?
故事開始了:我五年級時,韓流透過《大長今》一劇漸漸為港人間所普及。一向喜歡看連續劇的媽媽也追隨起潮流,看起《大長今》來。晚上沒事做,一家人用完晚膳就「排排坐」看電視。原來最討厭看電視,尤其討厭連續劇的爸爸,竟然被長今的「永不放棄」精神所「感動」,也追起連續劇來囉(當然他成為了追看電視連續劇的一員)。
慢慢地,我對韓國傳統文化產生興趣。素來熱愛研究各國不同文化的我,連忙跑到圖書館,找了一大堆韓國與中國的外交史的書回家。圖書館管理員替我借書總是瞄了瞄我,我怒視一眼,那圖書館管理員被我嚇著、征了征,尷尬地笑笑。
漸漸,我看了許多不同類型的韓劇。發現韓劇不一定是催淚戲,反有更多反映現實生活、勵志的電視劇,受了不少感動。這個習慣,直到我抵英後仍未變改。
我不同意很多人所說:韓劇都是像《天國的雞枇》一樣催淚。其實很多人受到早期韓劇的影響,以為韓劇就等於催淚、絕症、生離死別,其實不然。近年的韓劇變化相當大,類型越來越多,由傳統的童話式愛情故事,到搞笑的古裝劇,種類極多。至少,我覺得,韓劇的戲種、風格、演員的演技等絕對比港劇好。
哈哈,我又在下載韓劇嘍。家裡很多人要看,連隔鄰的香港人太太們也向我打聽韓劇走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