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伯父

記得從前在香港每逢傳統節日就要到祖母家裡吃一頓。我對祖母家的印象是由電視新聞報導的聲音、親戚們討論辯論的聲音和煮食的聲音組成的。電視新聞報導的聲量總是扭得特別大,因為辯論聲更大。煮食的聲音不大響,熱鍋上的滋滋聲,還有伯母們的對答:「欸,醬油在哪裡啦?」「在右手邊啊。」


祖母家裡大多是成人,像伯父、伯母、叔叔,小孩子很少。就我和弟弟兩個。每次去總是覺得無聊得很。有時候堂姐會跟我聊上幾句,有時候她會搞一個「爛gag」讓我笑笑,但仍改不了無聊本身。


每次去彷彿有固定程序似的,就是等大家到齊、看電視、準備吃飯、吃飯、辯論。


最精彩的,要算是家人間的辯論吧。


小時候我並不懂事,每次伯父們辯論時只會坐在一旁。長大了,懂事了,開始專心留意辯論的內容。辯論的內容往往就是最近的熱門時事,什麼自由行之類。雖然無心聆聽,但既然無聊,聽上一兩句總好過坐在一邊發呆。


記得有一次不知道聊到些什麼,二伯父突然指著我扁扁的鼻子大喊:「你們這一代人吶,沒有童年囉!」當時的我正屆高小,算是懂事,卻沒有主見。我先是一愣,隨後伯父繼續:「我們從前吶,常常到郊外玩。跑過整個山頭才肯罷休呢。你們這一代都是在補習的吧,真是一點童年的趣味都沒有!」


那時候,我不明白。


但現在,我終於知道我應該怎樣回應他。


如果我當時會說話的話,我會這麼講:


「伯父,謝謝你一直關心我和弟弟的生活,偶爾也會問問我倆的近況,有時還會跟我說些大道理。你平時說話比較大聲。故我常常被你嚇倒,便養成了在你和其他長輩面前沉默不說話的習慣。你們也很喜歡我這麼一個安靜的女孩子。小時候我不懂事,跟伯父們聊天就是說什麼弟弟欺負我的淘氣話。以前我也愛聽你說話,因為我覺得你說得滿有道理的,你的觀點看來都對,沒有一絲破綻。


可我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我尤其喜歡用文字表達我的想法。文字可以代替我不愛說話的嘴,把我要說的都說得清清楚楚。所以雖然我平時並不多話,但從我字裡行間中其他人會知道我愛說話,只是習慣成自然罷了。


回想起當天你提出的「童年」,經過一翻思想後,我跟你有不同的想法。


是的,我們第五代人大部分都有補習。放學後的時間很多人也是花在補習中。然而我不同,母親深知小孩子愛冒險、愛玩耍的天性。所以從幼兒園到現在,父母從未讓我補過一次習。他們相信學習是自己的事,倚靠別人的話便失去學習的意義。


我的童年就是跟我兩位好朋友:小樂和小宛,一同度過的。我們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在校車上聊天,有時候還會玩玩一些無聊的小玩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數巴士廣告。天真的我們並不知道我們已經數了很多重複的廣告。


總言之,我對自己的童年十分的滿意。


童年這個詞,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釋。而伯父你的見解就覺得童年一定要接觸大自然。嗯,我同意我們這一代也沒有幾個會去郊外玩,對大自然的認識不足。但是,這只是伯父你主觀的看法。我的童年不也由遊玩組成的嗎?不是同樣的快樂嗎?一個稱得上是好的童年,應該是正正式式去做一個天真的孩子。不受物質和成人世界的價值觀所影響,如同一張白紙一般,那就是小孩子了。」

留言

  1. 婉兒:

    你很超啊!然而可以有這樣的水平,部分該來自你祖母家成年人辯論的噪音罷,該感謝他們!

    回覆刪除
  2. 可以有獨立的思考和主見絕對是好事,以你的資質,能夠繼續多學習、多練習如何欣賞異見,更是難能可貴。

    回覆刪除
  3. laulong:

    謝謝!有時候他們的觀點很有意思,不過現在沒機會再聽他們辯論了。

    小豬姐:

    嗯,我正在學習你提及的「多練習如何欣賞異見」。

    回覆刪除
  4. 家裡有人會肯你辯論,真好。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牙齒矯正日記-下次可以拆牙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