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 with my nose + 來自以色列的包裹

痛死了!


昨天玩trampoline的時候要front jumpseat jump,因為太緊張,landing的時候手沒有放好,結果降落時鼻子一擦,眼眶紅了,充滿了準備要流的淚水。站在彈床旁的同學們驚叫,問候道:「你還好嗎?」站在後面的體育老師Miss Edwards問:「鼻子沒有流血吧?」我含著淚點點頭說:「鼻子沒有流血,我沒事。」


心道:CHILL!眼淚硬生生地吞進肚裡,來一個深呼吸,啊……好多了。


回家之後,媽媽看見我的鼻子出現了若隱若現的瘀痕,捏著我的小臉驚道:「唷……怎麼會這樣的啊?一定很痛了,對嗎?」我如實相告,並問:「媽,我不痛呢。瘀痕很明顯嗎?」媽媽緊張地說:「孩子,你已經不是小時候的黝黑陽光女孩了,這幾年你皮膚變白了很多呢。皮膚雪白的人若有瘀痕是非常明顯的啊!待會我給你揉揉鼻子呀,不過接著的禮拜你鼻子還是會有點瘀紅的,先忍忍啊!」


還好只是撞到鼻樑下的肌肉,雖然鼻樑也有點疼,不過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的了。


***


前天老師收到一個來自以色列的包裹,原來是開學不久就回到祖國的猶太人同學Ella寄來的。裡面有兩包家庭裝的巧克力、一疊用希伯來文寫成的我們的名字小卡,還有一封信。


很感動呢,Ella竟然還記得我這個插班生!


原來year 9的人在以色列是讀小學的,看見高大的Ella在照片中的微笑,猛然醒起我是不是也應該寫信給在香港的同學呢?

留言

  1. 收到遠朋的親筆信感覺好warm,寫吧,不要省那點郵費和筆墨。

    回覆刪除
  2. 婉兒:

    願你鼻子的痛早日過去!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I'm on my kn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