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一月, 2009 起發佈的文章

古怪校規之迷

早幾天校園裡流傳著數條新校規,包括:不准帶手袋類的所謂「書包」回校。「書包」必須成為校服的一部分,故「書包」的顏色必須為黑色和深藍色。(今日校長在週會裡說明:「不准帶blink blink袋子回校。」)

此規例非常模糊,什麼叫做「手袋類的書包」呢?我另外一個疑問是,我校是否在參考鄰校的新校規呢?鄰校從去年九月起,規定「書包」的顏色必須是黑色或深藍色。人家是嚴肅的教會學校,我校雖然也有基督教背景,但顯然不是如斯嚴肅的,至少我們收生時不需要學生受洗。請問手袋類「書包」有何問題呢?我認為「書包」款式只需不太誇張就好,何必諸多限制? 我說,大家還是快點轉校吧,我們一起來讀St. Trinian’s

小布殊的告別禮

讀與吃的網誌看到的,打開來玩,一玩便上癮了,弟弟更是不斷為此網頁做「聲響效果」,總之我覺得這是大家給小布殊的一份告別禮,而且是很精彩的一份告別禮。連結在這裡:http://www.planetdan.net/pics/misc/georgerag.swf

撒嬌訓練班

難道會撒嬌的女人真的最好命?我非轉行講兩性話題,不過是看到身邊的同學有感而發便來寫寫。我們同學當中常有忘記交功課的,常常善用「撒嬌」這一招來對付老師(尤其男老師)。聽說可以擠出眼淚的話,老師的心裡會很荒,怕弄哭了學生被家長投訴。所以大家有求於老師時,便用力擠出一幅可愛相,期望「有求必應」。根據「撒嬌高手」L小姐的說法:要「有求必應」,首先要裝出一浮楚楚可憐的眼神,像是有淚珠在眼球裡打轉一樣;再用超級高音悠悠地吐出幾個字:「老師,我不會做喔!你可以教我嗎?」別忘了嘴巴要嘟得長長的,彷似是在吃義大利麵一樣。當然不是每個老師都會接受撒嬌這一招,如數學老師H老師就非常清楚我們的性格,往往以精警的一句話一語道破我們的詭計。(在這裡希望H老師早日康復!雖然你有時候是很兇,不過你的教學方法的確有一手,把課程講解得清清楚楚的,比幾個代課老師都好啊。)我們親愛的Ayah最近就在研究撒嬌的技巧,也許是缺少練習的關係,她的技巧非常不熟練,不是太虛偽就是不夠可憐。於是「撒嬌高手」L小姐親自出馬,努力傳授她的絕技-「有求必應」。當人家正在努力練習撒嬌時,某人無故向著我大叫:「This is so unfair! Jenny is naturally cute and does not get told off!」我微笑。我遺傳到爸爸的娃娃臉,像爸爸一樣臉蛋跟實際年齡總是差一點點。我的臉蛋很楚楚可憐嗎?不見得。但老師們通通跟我唱反調,同學們被罵的時候,我總是沒被罵得狗血淋頭。我想,這也算是嬌小和娃娃臉的優點,也是一種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