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四月, 2011 起發佈的文章

去年我們去比賽的音樂(二):Capriol Suite by Peter Warlock

圖片

我們的中文學會(或作小組!)

不是我在香港母校的中文學會,而是在英國的學校裡面的中文學會。學校本來就有中文學會,一項讓預科生發揮一下溝通技巧兼使各位同學在大學申請表上多填一行的活動。只是這幾年好像沒什麼活動了,聽同學說她們中二的時候學會還有舉辦活動的,後來好像漸漸淡出了。當初我向學校提議過可以重新開始中文學會,只是我沒有行動,最後便不了了之。有一天,個子很高(差不多六呎!)的愛彌在物理課下課後追著我跑。我聽到後面就急速的腳步聲,便把身一轉往後看看。只見愛彌上氣不接下氣地大叫:「珍妮!停下來好嗎?」我停了下來,用力地舉頭看著這位同學(我長得嬌小大家是知道的,一般同學跟我聊天我也要抬頭看,更別說這位幾乎六呎的同學!)道:「怎麼了?」她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可以啊。」我笑笑。「你可以教我手中文嗎……」她的眼神帶點不確定,「啊,如果麻煩到你的話沒關係的……」「可以啊。」我回答說。(怎麼我的對白總是重複?)愛彌的眼神突然出現了點神采:「真的嗎?太好了!太好了!」,她開心得像考進了醫學院。(沒錯,又是一位想念醫科的同學!我們學校的傳統之一就是專門培訓未來的醫生喔,哈哈。)畫面忽然飄進另外一位同學-她是愛彌的朋友,今年的插班生安南。她瞄了瞄我,又看看愛彌的表情,驚訝地道:「不是吧?她答應了嗎?」,之後認真地凝視我,又說:「你真的打算教她?我告訴你噢,別被她的身高嚇呆了,其實她是一個傻子……所以你其實不用答應愛彌的。」我心想:身高和傻子有什麼關係呢?於是我說:「愛彌沒有威脅我呢,是我自己願意教她的。」安南緊張得快要兩手抓著我大喊:「真的嗎?你肯定?」「嗯。」「那很好。」安南竟然冷靜了下來,「我也可以參加嗎?」「可以啊。」(我是辭窮了吧?)就這樣,我們三個人就約定逢禮拜三先在預科校舍的飯堂集合,買了午餐後隨便有學校裡找一個空房間做教室。第一課我還記得我們是在我們班的教室裡上課的,當天安南去了物理工程活動沒空來,只有我和愛彌兩人。她當初央求我教她廣東話,因為她媽媽在香港出生,是半個中國人(她外祖父母都是中英混血兒呢!),在家裡會說廣東話。偶爾聽到媽媽的中文聽不懂,所以想學幾句。她原來早有預備呢,手拿記事本和筆,準備做筆記。不過廣東話的讀音實在太難了,她學了一兩句覺得很灰心,怎麼一直說不好呢?於是我建議她學國語吧,外國人一般都覺得國語比較容易掌握。愛彌有點失望,可惜現實所限,便接受了我的建議…

近期最愛-Adele(愛黛兒)

圖片
從她的《19》專輯開始就很喜歡她滄桑的聲線,今年自從在Brits Awards演唱後氣勢如虹,是我最近很欣賞的歌手。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Adele的歌曲! 翻唱Cheryl Cole的Promise This也很有水準呢。 Brits Awards的演唱很棒,也讓她一炮而紅!

面前的門關掉的話,轉身一看……

嘻嘻,從前那個每天快快樂樂的婉兒載譽歸來了.昨天終於給考了籌備多年的大提琴七級考試.考試樂曲練了太多次,早就厭倦了.因為早上的物理課有考試練習題的關係,所以我寧願放棄早上的練習時間,上了兩課物理再去考試.這年祖老師的學生大多是參加聖三一音樂學院的考試,所以向考試局申請考官直接到老師家裡評核.聽到這消息的時候我很高興,因為老師的家一向給人很舒服、很溫暖的感覺(他們家的兩隻可愛的小狗絕對給加分!),加上這一年我轉了到老師家裡學習,而不是在學校的音樂教室上課(此舉可避免漏聽了課文呢!我們學校若要在課堂時間上樂器課,必定要離開當天的課堂.我知道同學們都極愛這一點,不過相信準備高考的各位一定同意我的作法吧,有時候沒上一課,就對課文一知半解,要追回來太累了),就更加喜歡在熟悉的地方考試呢.要說說我的鋼琴伴奏-凱爾女士.她長得有點像英國當紅的女歌手Adele,整天笑呵呵的,跟我一樣是圓圓面,所以覺得她人很親切!(哈哈)我明明拉得亂七八糟(這是我說的,其他人都說拉得很好,相信我也成了完美主義者),她也對我說加油加油,做法與我老師相像,鼓勵學生也許就能他們的潛力發揮到極限吧.首次見面去練習合奏,她請我把每一首樂曲的第一句先拉一遍,用拍子機估計速度後,便跟我開始練習.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遇過一些極其懶惰的鋼琴伴奏呢?上次我參加曼徹斯特的某個音樂節就遇過了,明明左手的重拍是樂曲的中心,亦能給我數數拍子.豈知她把這些八分之一音符全都忽略了,我混亂得很,節拍全無,總之是很糟了!幸好老師強烈推薦的凱爾不是這樣,要不然我要怎麼考試啊?昨天上畢物理後,爸爸到學校接我到老師家裡考試.老師的家距離我學校大概十分鐘車程,不算太遠.我們早了半個小時到達,可以在考試前熱身一番!老師讓我從後門進入,進到廚房裡去.她是很貼心的人呢,為考生、家長和考官準備了好多餅乾和糖果(我們可沒有巴結考官喔!),吃點什麼的定定驚,妙計!我坐在客廳了練習一會,二十分鐘後提著琴就進到考官的房間裡.看來在熟悉的地方考試對心情大有幫助,考試會緊張是必定的,然而我這次竟然很冷靜.平時我演出的時候手會抖,這次我沒有.和考官打招呼後坐下來,考官微笑著說:「是Jenny吧?」(大家應該不知道我英文本名沒有加上洋名,所以各位應該想到我在「考生姓名」一欄沒有寫Jenny,而是「婉兒」吧)我點點頭道:「是的,考官你好.」她說:「請坐.準備好,隨時開始…

給自己鼓舞!

這是我親手寫起來的真實感受,不過不用擔心我的,因為我又沉醉於念書之中,什麼難過的事情都忘了。哈哈,偶爾寫寫日記,回看的話應該很好玩。我不會因為面前的困難很大、很難衝破就放棄,因為要走的路很長。目標還未達到之日,我尚且不容許自己放手。跌倒了,拍拍身上的泥土,將傷口包好,看清楚是那顆石頭使我跌倒,下次別在這裡重蹈覆轍就好。我尚有一天生存在世,一切皆有機會扭轉。誰放手不幹,他或他即是自動棄權出局。就算目標達到之日我滿身傷痕,我依然手拿我所得到的,自豪得很。也許生活就是如此累人,我很討厭現在的自己。現在的我想是踏進死胡同出不了來。其是何苦以己為唯一受害者的心態活下去呢?心態未調整為其一,其二學習的方法有問題:怎麼一直都有問題?高處不勝寒,有自信是凡事順利,誰想到不小心掉進谷底的心情何其痛苦?忽然我明白了許多事情,當真是茅塞頓開了。小學時班裡的高材生測驗考試沒能得到滿分便奔往一角抱頭痛哭。當時的我呆笨至極,追問多位同學後,方知她其實八十多分,即疑問滿載:「何解乙等成績仍不知足,痛苦不切?」多活了五年,自然明白成功是一種慣性,卻是虛幻。習慣凡事一帆風順,忽有一天犯下小錯,便如犯下彌天大罪一般。慣性抓也抓不住,只像毒品-不是必需品,然而越接觸越上癮,後無法自拔,看樣子我是上癮了。說不多少晦氣話,讓我們來一下正面思想。雖然成績不如所期望的,我多少可以做點事情,補救也好、調整心態也好,我要遇強越強。減低負面情緒:少對自己下評價,多讚美(那當然不是自戀成狂)。一次失敗不代表永遠失敗,不以日常大小事為自信標準。人誰無過,錯了便把握機會重來。一個人的價值不在於成敗得失,活著本身就是奇蹟,活著就有它的價值。改善溫習方法:過去的方法未必行得通,主因是要學習的材料實在太多。故嘗試新法:先看一遍課文,在筆記本抄下重點(可以用不同顏色來加強記憶),做課文後的思考題,再做綜合試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