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五月, 2012 起發佈的文章

天天寫 封封寫了六百句的我愛你

圖片
還記得接近一年前,我坐在由香港飛往多哈的航機上胡思亂想,耳機播放著Glee的Toxic,接著播放清單還有他最看不起的Justin Bieber(喂,粉絲們可不要打我!我是說M先生不喜歡而已……),很努力嘗試睡著。嬌小的我捲起身子,像塊小蝦米,捲在座位上卻怎也睡不著。

腦海裡一直有一句話重複再重複:「後會無期?」

想著想著,眼眶紅了濕了。幸好堅持要坐在我旁的弟睡了(這裡真的要一讚我弟!他說:「姊,你自己一個人坐在陌生人旁邊不好。」於是堅持坐在我旁邊),不然他大概會很不解他姊究竟看了什麼電影受了什麼刺激呢。我用手臂輕輕抹走眼淚,繼續聽音樂睡覺。

***
真的不知道這段日子我是怎樣撐過來的。除了在機場看到他的inbox message說:「Safe flight!」之外,整整等到九月才再聯絡。有個星期六,我留在家裡溫習,開了臉書卻沒有顯示連線。六點了,我又走到電腦前看資料,臉書聊天那裡有一個對話泡泡:M先生:Hi!

但是這位先生已經離線了。

好難過好自責之後,睡前拿著手機狂書回覆。只是這傢伙也許是功課太忙沒有回覆。

*** 十月,我做了幾天的stalker之後,掌握到他大概是九點半後上線的。於是很煩人地叫他……
我:Hi! M:Hi 我:還好嗎? M:很忙,我現在很忙…… 我:對不起,我不知道原來你很忙,打擾了你不好意思 M:不要這樣說吧……其實我們學校封鎖了社交網絡的連線啊,所以網路很慢…… 我:我去睡了,你什麼時候有空? M:周末吧,星期六吧 我:好吧,text me! M:哇你去睡了?好羨慕!好吧。
於是等等等,還是沒有text。
***
我的結論是他念寄宿學校肯定很忙了,他不是故意的。還有千言萬語想對他說,但是我知道他其實困在一個無形的監獄裡,況且他也不是社交網絡的熱好者,所以沒有多少機會了。

我選擇寫信。微博有人說好浪漫啊,其實我也沒想到浪漫,只是很多話要說卻沒機會。我不認為這些是情書,因為都是寫的都是生活瑣事,回憶那個夏天之類。今天暑假不回去了,打算和家人去德國和奧地利旅行。

能不能走下去呢?其實我心裡相信能夠的,只是總是到某時候情緒化的日子,我又會胡思亂想了。不過每次我想到如果我們都不相信,走下去不就沒意思了嗎?

加油。

(嗯,走不下去的話,我也要親手把這些信交給你。毋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