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2014 起發佈的文章

Ugly Duckling Syndrome

圖片
這段字可能用英文寫會比較好,因為中文寫起來很彆扭(哈哈)
這次聖誕節回家,家人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總是很generous地說:「我們家的珍妮真漂亮⋯⋯」(很明顯是在「贖罪」lol)(請帶墨鏡)當然你可以說:「他們是你的家人,讚你也不足為奇啊!」其實不是的。

從來被讚漂亮的不是我,是吾弟。'He has the good genes'我每次介紹他都會這樣說,的確是事實。高大、衣架人、皮膚白哲、精細的輪廓,根本是一副模特兒的外貌,而我恰恰是相反。最灰心的是什麼?每次有人讚他帥氣,目光一轉向我,便顯得很用力抓破頭皮地想客氣話,見他們一臉尷尬的樣子很可笑,同時又暗暗自覺原來我是一個沒有多少外在美的人啊。父親是一個很sacarastic的人,所以以前聽到的話都是拿我的臉開玩笑,以前小時候不曉得分辨sacarism,以為是真的便躲在一邊哭。某天放假回家發現母親把我中學時代的學生照放滿房間,嚇得我,因為我到今天還接受不到那時候的我⋯⋯
然後最近看到一個名詞:Ugly Duckling Syndrome。
根據Urban Dictionary的定義是:  Beautiful people who didn't get pretty until high school or later, and were nice because they were ugly. The niceness carries over through life.
又看了別的相關文章,看到我鼻子一酸,好有同感(寫這段字的時候忍不住哭了) 14 Lasting Side Effects Of Growing Up As The Ugly Duckling From: http://elitedaily.com/women/beauty/14-lasting-side-effects-of-growing-up-as-the-ugly-duckling/

If you’re like me, you grew up being taunted by your unfortunate, disproportionate or unusual appearance. Even though you’ve developed into a beautiful swan since you’ve rea…

一去不返

情感很有趣,曾經很迷戀,這個禮拜居然斬斷了。那個迷戀得像初中的小女孩頓時消失了,狠下心來,突然覺得he's not worth my time。明明放下了的,卻處處creep out。
我想,我想念的是不用很用力付出都擁有的快樂,兩個人投契得不需要太謀算。
其實我很討厭這樣的自己,太過情緒化,總是中二病般寫這些⋯⋯
「你方才說人非草木,那麼孰能無情,你心里也是有一點點喜歡我的,是不是?」
讓從前的戲言成真吧,不是說要要找一個比你更愛的人嗎?

Give me a break

最近有點累,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讓我覺得忿忿不平,第三年的壓力也令人透不過氣來。
一直以來同學相安無事,直至最近得知友人被group mate孤立,便無名火起。一直很欣賞的高材生美好形象頓時打碎,對不起,沒有半分惻隱的人我很難當作朋友。開始覺得對同系同學很厭倦,話題除了功課,就是考試。同學似乎只是在互相取得對方的進度能力作比較,言語間互相猜度,好累。我只是來上課而已,何必呢?
Give me a break. 
我要繼續寫字。

第三年

圖片
St. Stephen's Basilica, Budapest 
不知不覺間竟然第三年了,一般人讀到這一年就要畢業了。我也是最後一年學士,第四年便是必讀的碩士班(在英國實習考試執業前必須讀畢四年大學課程)。去年勉勉強強算是考得還好,第一個學期不錯,下學期逐漸不繼,最後無力回天。自問學會的事情忙,雖然不算是主要決策的成員,但是偶爾飄來一份工作要處理都會花不少的時間,所以師弟師妹們啊,二年級去參加committee是最好不過的,第三年我就不敢冒這個險了。還在掙扎是否應該繼續音樂團隊,給我想想,不捨得你們,但是書本實在太多了,也想在團契參與⋯⋯
自問對學習花的時間也不及身邊的高材生,雖然我其實是對一味「死讀書」不去參加學會、興趣班或運動的人有點不屑(這跟婉兒一向的形象不符吧?要對自己誠實。)一個人讀書讀得好是好事,但是我不能接受生命只有讀書,生命還有很多很多:信仰、藝術、文字、愛情、朋友、遊歷⋯⋯我不算是一個十分活躍的人,但求在學科以外的事情上多多長進。
於是我很努力的找書,故意找一些理科以外的東西來讀。多得新玩具,我可以找電子書來看,出外行李也沒有很重。這個暑假看完了The Hunger Games(中譯:《飢餓遊戲》),大部分是在布拉格往布達佩斯一共七個小時的火車上看的,七個小時的火車沒有Wi-Fi(有說這是現代人除了衣食住行外的基本需要之一呢!),沒有別的娛樂設備,我又沒有下載什麼電影,便乖乖地看書。我是看了電影再看書的,現在趁第三部未上映快點讀完,體驗一下看書再看電影的感受。
坐火車去實習也繼續讀中史書,是溥儀的自傳《我的前半生》。也許是小時候看清宮劇太多,或許是清朝離我們比較近,我對清宮史有很深的興趣,還會找《清史稿》來讀。皇帝親筆寫自傳,是比較罕有吧。只覺得他是生錯年代,由他自己寫比較真實,還有更多的情感是史書不常記載的。看了不到三分之一,要多多加油。
今年沒有回港,留在英國實習,和家人去歐洲旅行,說不上充實,也算是在學習和休息之間找到平衡點。後和從父親那代人已經認識的姐妹去山區走走,又上蘇格蘭陪弟看大學(住在內陸已久,才驚覺海景的美,難怪人人都喜歡追求海景),其實我更喜歡這個過暑假。
提早搬到南部的新家,去年的室友兼好友都去了placement(中文是工作實習?),另找一班友人同學來合租,安排上有點小障礙,最後還好。媽咪讚我這次很好,能夠平衡室友的意見下決定…

暑假實習(2) 連鎖藥房篇

首先要說的是關於commuting,英國很多人都會坐火車上班的,尤其是在倫敦或其他大城市附近,市中心的房租太貴,人們都會住在外圍的市郊。我這次獲安排去的是柴郡南部的一個小鎮,說遠不遠,說近又不算很近,不過要天天坐火車上班,一去便是一個小時火車,前後還要坐巴士去火車站或步行去公司,也差不多兩個小時,很累。其實我很喜歡坐火車的,一個人坐火車回家一路看書一路看風景,很好。只是一大清早起床衝忙吃過早餐上班很累,早則七點半,晚則八點回家,吃過晚膳又去睡了。如此循環往復,總是沒睡過去,夢裏似乎還在藥櫃裡找藥、在電腦print label,沒完沒了。還有早上繁忙上班時間,找座位也不容易,勉強找到坐下來已經是萬幸,累得連書也看不到。(我試過在火車上睡著了,直到查票的train manager來到一直叫:「Miss! Miss! Ticket please!」才嚇醒,多尷尬。)
第一天上班,同事帶我在店裡走一圈。一共三層的大廈,我初來的兩天常迷路,後來就懂了。很傳統英國七八十年代的建築,跟母校預科部非常相似(連廁所更衣室的味道也類似!)(這是什麼描述?可能是我對氣味特別敏感吧!)
這家藥房是連鎖集團的分店(是哪家集團自己想想吧!),我自己也是公司的忠實客戶,從中學起已經常來買化妝品,倒是藥房沒有認真看過。跟上次在母校附近的小藥房相比,足足有五倍大。
對比兩個禮拜前在市郊小鎮的藥房,在連鎖藥房工作令我變得更有效率,由於公司對於配藥有各種嚴格規定指引,自然做得認真妥當。有得有失,有效率之餘,大家都太忙了,沒有時間像史先生一樣可以抽出時間來坐下跟我談談藥劑知識,因為顧客/病人太多,大伙兒都很忙。繁忙得有時我連午餐也沒時間吃(最遲去到三點才午膳!應該是下午茶才對!)後來我才知道這間藥房完全不夠人手,只是總公司又覺得沒有需要再請全職配藥員,所以同事知道有學生來實習才見得那麼高興。被讚說我配藥相當熟手,但是還是偶爾亂來,很感謝大家都願意包容我。
最記得某個星期三下班前藥劑師P先生突然很認真的對我們兩個新來的同事說:「明天我放假,你們要記住要小心點。」當我們正疑惑他在說什麼的時候,他繼續道:「明天來上班的藥劑師⋯⋯會比較難相處⋯⋯」話還沒有說完,在這裡工作了一段時間的配藥員D小姐說:「她很嚴格,上次她來我們工作得氣喘!」好恐怖的描述!同時間我又有點期待看看這個聲名遠播的人是否如傳聞所說如此恐怖?其實沒有…

閱書報告:《虎媽的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

圖片
書本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它在你最快樂、最難過、最絕望、最空虛的時候陪伴著你,絕不會像人類擇友般合則來不合則去。
過去一年看來好些書,愛不釋手。以前暑期功課是閱書報告,我們總是硬著頭皮寫的,彷彿讀課外書是一份苦差一般。現在時間難得坐下來看課本以外的書,把握時間在上學的車程上能看就多看,反正早上眾人都睡眼惺忪,就好好地看書吧。想法要寫下來,記憶才猶新,所以我決定以後要多寫。
***
《虎媽的戰歌》


(Image from http://depayser.wordpress.com/)
早些日子常被引用為「怪獸家長」、「贏在起跑線上」等等的典型,必須承認我對作者本身是有點偏見,當初找到這本書,心裡的想法是:我倒要看看她有多狠心。
Amu Chua的父母是福建移民,原是來美國讀研究院的。生活雖然艱苦,卻成就了她那份競爭為上的性格。無疑她的聰穎不多不少來自父母的基因遺傳。成長環境令她學會要成功,她必須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大的努力。她的育兒方式的確令我覺得偏激,但也不是無緣無故的。只是我覺得把「中國式」教育法奉若神明絕不健康,她是一個成功例子—如果我們量度成功的標準僅是用學術成就、財富的話。一個人之所以是一個人而不是一本書、一本字典、一部電腦,是因為他或她還有人性,還有一顆能感受的心靈。我覺得以成就終點為主的教法縱然能讓兒女有所為,好像缺乏了人性那部分。我是一個人,不是機器,這個母親不接受這一點。每一次表演都是一個考驗,不容有失。這樣的人多累啊。
「我們家裡沒有民主」,誠然小孩子的智慧不足以為自己作出最正確的決定,由父母親來做決定,我認為十分合理。但是不承認孩子的主觀意願,我覺得對孩子來說太殘忍了,再者如果家裡沒有尊重,小孩子會明白什麼是尊重嗎?對於權威的尊重,可能對於中國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但是尊重是否等於不思考呢?如果他們不是在美國,孩子對父母一味的點頭,會培養出一個獨立思考的人嗎?
不過她和女兒的成功,的確告訴我們要成功必須要下苦功的殘酷現實(眾所週知的勿說,哈哈這是我的口頭禪),對自己嚴謹才會成功。媽咪說最記得小學老師的一句話:「人之初,性本懶。」所以要訓練一個小孩子專心地做好一件事情,跟nappy廣告的對白一樣⋯⋯是「不可能的任務」。(夠了,很無聊啊你!)對於同樣是學習弦樂器的我對於學習音樂,她的見解我也不禁點點頭。
***
自從收到新玩具之後,常常帶著它看電子書。其實很…

暑假實習(1) 曼城篇

考完試從南部把雜物搬回家,接著就開始大學安排的實習,有幸實習的藥房在母校附近,弟弟上學我也順道可以一同坐車上班。
實習=挫敗挫敗再挫敗。
不要誤會,同事都很好,藥劑師tutor也很樂意教導遲鈍的我,只是我自知我過去一年的配藥課雖然自問很努力,到實踐還是一塌糊塗。Tutor問我課餘有什麼興趣,我說拉大提琴、去樂團囉,沒想到他也看過Malcolm Gladwell的Outliers(中文好像翻譯成《異數》),說起10000 Hours Rule(沒看過的朋友這裡簡單解釋一下:要在某一方面成為專家,就要花至少10000個小時練習),他笑說自己小時候學單簧管半途放棄便知肯定練習不到一萬個小時了。很明顯,雖然每個禮拜的配藥課緊張得半死,距離一萬個小時還是很遠,所以還是有點手忙腳亂。偶有出錯,雖然比以前臉紅紅的尷尬相進步了,總是內心重複一萬次:該死的,這樣的低級錯誤也犯⋯⋯明明是Private Script竟然當作NHS Script來處理,而且還是錯了三次!(哭)
明白不應該逼得太緊,但又總是覺得自己很缺乏。
拍拍肩,再上路。
文章整個有點傷感,所以來點好玩的「小趣味」系列:
1. 我老闆,也就是我的藥劑師tutor史先生其實有點像滄桑版畢比特,玩本地搖滾樂隊,又是專業人士etc,如果他還未結婚的話應該會是鑽石王老五,哈哈!我懷疑我們藥房的媽咪顧客群都是特別心儀這位老闆。(別玩啦,他跟我父親年紀差不多,對我沒有那種吸引力啦,嘿嘿!)
2. 第一天實習,藥房團隊都很友善,學了很多症狀知識。送藥品的速遞員如常放下貨品,小聲對配藥員姐姐說:「史先生(我們的藥劑師)沒上班嗎?」「在上層整理存貨而已」他對我眨眨眼道:「沒有啦,以為他放假,有漂亮的新藥劑師來當值,哈哈!」(得我明已預備嘔吐袋⋯⋯)
3. 配藥員嬸嬸十分關心我的感情狀況。問到週末節目,我說沒什麼啦上大學之後約朋友不容易,她說:「Well it's a time to find a good boyfriend. 」我一笑帶過。親愛的,我不想跟你交代那麼多啦,不過不用替我擔心的⋯⋯ ;) (重點是她週末會跟家人一起去西班牙旅行啦,你這樣問我很明顯想我反問你吧是不是⋯⋯)史先生告訴我他們的行李原本塞滿了衣服和雜物,發現當地的酒精飲品偏貴,馬上放棄衣服雜物塞下了幾公升的白酒!(重點:嬸嬸說一瓶酒是€0.99而已!火酒來…

舊同學相約在羅馬古城/David and Goliath by Malcolm Gladwell

圖片
Y小姐真是很多年沒見過的舊同學,現在成年了才曉得什麼叫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小學時的好朋友,到中學的時候還是會說上兩句話,輾轉來到英國還會再聚,我們的友誼和緣分不淺吶。


大概是平常沒有人跟我聊時事,又良久未見,一見面在城中走一圈,再去吃tapas喝cocktail in a teapot(很大的茶壺呀!喝了大半我才覺得有一點點tipsy),坐很久才願意離開,弄得侍應小姐總是有點尷尬地問我們if everything's okay。
又是一個一路走來的故事。一百萬人,應該有一百萬的不同的故事吧。你真的好厲害,點點滴滴在心頭,但願你所經歷的都能成為他日別人的祝福。
***
David and Goliath: Underdogs, Misfits, and the Art of Battling Giants by Malcolm Gladwell 這一年繼續強逼自己重拾看課外書的習慣,其中一本是Malcolm Gladwell的。大家前幾年都會讀過他的Outliers吧,這本書也承續了他一向的說故事風格,說的是簡單道理,娓娓道來。
Do you want to be a small fish in a big pond or a big fish in a small pond?
Fisher是一個熱愛科學的優材生,然而選了長春藤的啡色大學後,在一個被能力相近的精英包圍的環境裏,自覺樣樣不如人,自信心低下,灰心得快要退學。
在大學快兩年了,很有同感。然後認真想想,做了二十年的人其實不是第一次這麼覺得。和Y小姐聊過以後便確認我倆多年前在母校已有此感。對呀,其實精英制度下只是最高層的學生才會得到好處,我們當年這些含混過關的人,一直抬不起頭來,很頹廢,給自己很多藉口不努力(「反正再努力也比不上人家的啦」)。不過事實證明我們兩個一路走來,各自走了不同的路,還不是考上了全英十大。
當年的挫折感很大,小時候天真的小婉兒禱告說:「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經歷這些事情,但我相信天父祢一定有祢的旨意的。」
我過了這些年才明白,因為失敗過無限次,早已習以為常,不怕了。
原來是跌跌碰碰之間學會了跌倒了不哭,爬起來再嘗試。
不過我日後當了母親,還是想給孩子回到柴郡讀書。

隱藏角色

暑假的我寫下這句話:「總覺得念藥劑的那人叫Jenny,喜歡懶懶的找茶室坐坐,一邊吃蛋糕喝茶,一邊寫字的才是婉兒。」

我從前是個「文人」,若是沒有來英國,恐怕不會念藥劑,應該會讀中文。其實我知道我裡面那顆文人的心沒有消失,只是上課不會常常用到罷了。
為了彌補這個沒有人文學科的空洞,我看小說、看歷史書、看新聞⋯⋯聽來這麼浪漫的東西,確實為我帶來了很大的滿足,卻又時時刻刻給了我一顆多愁善感的心。
劉進圖、服貿、MH370、烏克蘭、北韓⋯⋯無一不讓人感到心痛。
同系的同學大多不會留意這些,沒有人會跟我討論這些,我便往書本文字裡鑽。
我不要滿腦子只有藥品化學品,但求我學習的有天能夠助人身體康健。雖然無力,也求我的老家不要再沈寂下去。
我很想找一個人和我說說這些,卻發現身邊的人視讀書一級榮譽畢業、去醫院工作為人生任務,別的都沒多大興趣。
你可以說:「欸,婉兒你不是有外國護照嗎?不必擔心這些,反正你是逃離了這個地方。」可是我還有家人朋友在這些地方居住生活著,還有更多小孩子會在此地成長,我們怎麼可以容讓環境惡化呢?加上全球一體化,別國發生的大小事情我們不能置身事外。
是的,人永遠是自私的,不牽涉到自身的事情一概不理。人性如此,並不是三言兩語能夠改變的。
呂大樂教授說我們之所以死心塌地的要為香港做些什麼,是源自她的病態美,因為她的處處不完美,我們更要為全心全意想她改變。
我不知道前面的路要怎麼走,有多黑暗也好,讓我們手牽手為著我們的理想奮鬥吧。整天躲在自己的世界裡,我這凡人小女子不甘如此,更不願見到我的老家落得如此地步。

Country girl

三月的週末總是好天。在陽光明媚的早上行去巴士站,心想:真幸福啊,這才是我愛的英格蘭。巴斯最美的時候,就是有藍天白雲作背景配米色石屋的時候,相映成趣。
我認識的國際學生中有人對我說:「我不喜歡英國,整天陰陰沈沈的看了讓人心煩。」嗯,南部其實已經算很好了。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眼前看的是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卻偏偏想起柴郡的家—中學時放假,我們一家便會去山區(Peak District)走走,就算不想走太遠,柴郡也有好些綠油油的郊區,走一趟心曠神怡。
I'm a little country girl. (說起坐火車回家,我很多同學都是倫敦人,對倫敦以外的地方一概不知,我說我要在曼城市中心轉輕鐵,她們睜著眼傻著了,從此她們便說我是一個country girl,住在「鄉下」的女孩。其實我很喜歡柴郡,離市中心不遠,卻在一片綠色之間,哪裡是鄉下了?)

調整心態—那些高考和大提琴教會我的事情

收到成績少不免有比較,我的同系同學都是極緊張成績的人,然後一個個比較平均分⋯⋯
他們問我為什麼可以如斯氣定神閒,還能安慰他們每一個。
因為這些都是高考和大提琴教會我的事情。
***
曾經我也是百分百的完美主義者,拉琴曾經音調稍微不準就嚷著要重頭開始,讓老師和鋼琴伴奏很不解。是老師教曉我「活在當下」的道理。人生如音樂,前面有些部分是目前可以看清的,但是你若因前面尚未發生的憂慮而忘記了當下要奏的音樂,樂曲便會變得支離破碎,音樂感全無。活在當下很重要,不是叫你不去計劃未來,而是計劃之餘也要享受現在,因為就是你在讀這一句話的同時,那時刻就過去了,它永遠不會回來,你也無法抓住它的尾巴。
"The worst thing you can do is to panic. And play quietly. I don't care if you have played it right, if it's quiet, it's wrong." - Jo
她說:「女生總是要考慮千千萬萬個理由才決定做一件事,有時候我們如果能夠像男生一樣決斷那多好啊。不要猶疑,到了該拉的部分就好好去做好。因為一猶疑,時間便悄悄地溜走了,你再也不能回到那部分演奏。」
那年我們弦樂隊去伯明翰參加全國高手雲集的音樂節,師妹菲菲在後台很緊張,同時師從祖老師的首席道:「準備上台就不許怯,要害怕後悔的早早就應該做好自己,現在才後悔也太遲了。你現在只能做的,就是走上台,把你之前準備的盡情演繹,便可算是無悔了。」
雖然首席一直很受眾人尊重,也有點兇,可我那一刻聽了她的話,頓時間有enlightened的感覺。
她的話令我想起電影《激戰》裏面的賤輝的金句:「上到台就唔好怯,怯,你就輸一世。」
所以老師不但教我音樂,也教我做人。
***
會考很容易給有多少小聰明的我們一種錯覺,以為自己真的是天之驕子。
高考像一個武術高手,一個個點對我們的死穴,我們便凝住了。以為自己會讀書麼?狠狠地摔一下,一敗塗地。最重要是:我早已明白一山還有一山高,以為自己很了不起麼?更厲害的大有人在。這就叫你謙虛,教你更細心勤勞,但求將勤補拙。
***
凡人如我,自然也逃不過生活上各種考驗。
有比較,便高下立見。
唯有很阿Q地想,I have more than academic work to depend on. At least w…

先見之明

好久不見,希望還有人會看我的字。
一月的考試成績已收到,出奇地滿意。感謝天父的保守,感謝家人和各方好友(跟網友)對我的支持和鼓勵。當日考畢Medicine Design,我緊張得成淚人,瘋了似的哭泣。有時候就是要等到最壞的時刻才見情誼的可貴。我怕得很,生怕要重考⋯⋯不,是重讀的噩夢臨到我身上。親愛的中學同學—比利小姐和E小姐共我聊了一個小時的電話。我一路說話一路流淚,不是受驚的淚,乃是感動的淚。我不知自己做了什麼事,是怎樣的一個人,竟然有人願意放下書本願意聽我講話。
比利小姐給我的支持最多。考試前一天,我在房間裡作最後衝刺,狂做題目,情緒失控到不住地哭。慌張得手震加頭痛,自然連書也看不了。不敢打電話找爸媽(雖然最後冷靜下來還是請他們替我禱告),怕他們擔心。找了比利小姐,她被我嚇到了,一直替我打氣,還留下一句:「明天考完了要向我報告啊!You can do it!」
第二天考完試心情直沈谷底,走出試場後已收拾心情準備九月回來重考。回到家裡很想哭,卻哭不出來,更累更辛苦。跟比利小姐互傳訊息報告消息之後,她寫道:「請妳致電給我,我在等你電話。」
最後竟然是她先給我電話。
她講起自己的考試也是很難,很令人泄氣,因為都是考lecture slides最後一頁極仔細的東西,任誰都沒有想到會考這些東西,與我們的情況相約。她在中學時是高材生(我們是高中一起念物理才認識,之前卻不認識,雖然共同好友眾多,是一起去了日內瓦物理之旅才真正熟悉。加上她是學校Medical Society的會長之一,一起為考上心儀學系努力過,自是有些情誼。她現在是醫學院二年級生),說自己在大學學會的最大功課是不能對自己太苛刻。以前高考沒有九十分會很傷心,現在有六十分也都要慶賀。無聊哈拉了一會,嘻嘻哈哈的我給她逗趣了。
收到成績的那天,回到大學,可以感覺到整個校園都瀰漫著緊張的氣氛,整個人陰陰沈沈的,連Cheer up playlist也幫不上多少忙。上課時無人專心聽講,個個手執手機不斷更新大學電郵。我呢,一臉氣定神閒的專心上課,其實心裡慌得很,說不緊張是騙人。回家的時候沒睡好,天天夢到自己又去考試了。
那裏想到是一年前的婉兒寫下的一段話鼓勵了今日的婉兒⋯⋯
失敗算什麼,就算輸了一次,你都可以贏。越是失敗,就越清楚走錯那條路,以後不要再走向那裏就好。其實科學不也是這樣嗎?我不會怕失敗。

我的2013

圖片
一月 大學第一次考試,生怕讀不完,幸好最後還可以。第一次試過大學因大雪而停課,幸好沒有影響到我的考試人在悉尼的舊同學來英國,三位舊同學在倫敦一聚 二月 第一次念法律,很沈悶卻很新奇學會了弄Nutella cupcake,成為我的food project的其中一件最受歡迎的食物之一 三月 第一次上labelling,原來藥物上的標籤也大有學問,很多法律條文要求加上警告字眼,也有給病人用的指示復活節回家去,越發覺得曼城是我家復活節最愛的Hot cross bun(十字包)做下午茶很不錯啊和舊同學一起午膳以後獨自跑上山上想回母校一看,可惜大閘已上鎖,只好在門口懷緬一番Food project新嘗試:叮噹最愛紅豆餅/豆沙包,麻煩父親大人幫我煮紅豆(長這麼大的人還沒有煮過紅豆),非常成功四月 回家—破紀錄竟然可以一個人帶三件行李上火車回大學!(雖然重到快要哭)當選學會的委員,很開心卻是開始忙忙忙,更忙的生活五月 學會的End of Year Meal,和志同道合的你們一起真的愉快無比繼續讀書考試。這本課本我很推薦,只是在二手書本拍賣買回來—才£8(約HKD96)!基本上包括了藥劑系一年級的大部份內容了和好朋友慶祝生日。最爆笑的一幕:G小姐是運動健將,非常注意自己的飲食。我們出去餐廳給她慶祝生日。點甜品的時候,她問侍應先生她點的甜品究竟有多少卡路里。他搖搖頭,打趣地道:「零卡路里!」考試完畢,父親駕車來接我回家。去了很多人推薦的Jamie's Italian,價錢相宜,不過父親大人不是很滿意,畢竟他的廚藝也相當啊。唉,my dad is so hard to please!六月 第一次獨自坐飛機回港,下飛機時呆呆的,連廣東話都不會聽,被關員揶揄了在家附近找到一份freelance暑期工,在補習社工作。老闆是加拿大華人,同事也有美國華人(是俗稱的ABC吧?)基本上暑假在香港的出外費用(除了交通)都是靠這份工作微薄的收入的,成年人了,雖然還在讀大學,不想倚賴家人......弟弟月底考完試回來了,一家人去了吃點好吃的!被邀請填寫意見書,弟弟竟然很認真地用英文考試的寫作技巧寫,逗得我大樂去了東京旅行,不諳日語的我們總是很迷失,常常嚷著看English menu七月 有幸透過讀書會見到好幾位香港著名的博客:庫斯克老師和庫太(當時小女兒Elly還未出生呢!)、方潤老師史兄John C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