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角色

暑假的我寫下這句話:「總覺得念藥劑的那人叫Jenny,喜歡懶懶的找茶室坐坐,一邊吃蛋糕喝茶,一邊寫字的才是婉兒。」

我從前是個「文人」,若是沒有來英國,恐怕不會念藥劑,應該會讀中文。其實我知道我裡面那顆文人的心沒有消失,只是上課不會常常用到罷了。

為了彌補這個沒有人文學科的空洞,我看小說、看歷史書、看新聞⋯⋯聽來這麼浪漫的東西,確實為我帶來了很大的滿足,卻又時時刻刻給了我一顆多愁善感的心。

劉進圖、服貿、MH370、烏克蘭、北韓⋯⋯無一不讓人感到心痛。

同系的同學大多不會留意這些,沒有人會跟我討論這些,我便往書本文字裡鑽。

我不要滿腦子只有藥品化學品,但求我學習的有天能夠助人身體康健。雖然無力,也求我的老家不要再沈寂下去。

我很想找一個人和我說說這些,卻發現身邊的人視讀書一級榮譽畢業、去醫院工作為人生任務,別的都沒多大興趣。

你可以說:「欸,婉兒你不是有外國護照嗎?不必擔心這些,反正你是逃離了這個地方。」可是我還有家人朋友在這些地方居住生活著,還有更多小孩子會在此地成長,我們怎麼可以容讓環境惡化呢?加上全球一體化,別國發生的大小事情我們不能置身事外。

是的,人永遠是自私的,不牽涉到自身的事情一概不理。人性如此,並不是三言兩語能夠改變的。

呂大樂教授說我們之所以死心塌地的要為香港做些什麼,是源自她的病態美,因為她的處處不完美,我們更要為全心全意想她改變。

我不知道前面的路要怎麼走,有多黑暗也好,讓我們手牽手為著我們的理想奮鬥吧。整天躲在自己的世界裡,我這凡人小女子不甘如此,更不願見到我的老家落得如此地步。

留言

  1. 以為逃得掉的人,恐怕只因為去了個強國人沒興趣踏足的小城﹖:P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I'm on my kn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