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色頭髮的你

一直對著我傻笑
總是在不遠處看著我
看見我走進房間,眼睛會發亮
見我看到你的巧克力眼睛發光,請我吃巧克力,讓我熬過了兩個鐘的clinical lecture
和友人一起問你借紙張做筆記,你給我的特別多

這些我都曉得,謝謝你。

你默默的對我好,我是知道的。只是那時候被蒙蔽,我以為一定要轟轟烈烈的、極度迷戀的才叫愛情,所以才碰得一鼻子灰。

那時候我心裡說,讓我任性一次,就這麼一次,再痛也不過是二十歲時候的痛。若干年後誰記得?傷口都結疤了。至少現在我不能再去圖書館五樓的那角落看書了,也不會再故意跑去飯堂去碰面,這都是徒勞無功的,不過是自討苦吃,不過是一廂情願。

對,對的人不應該是要很用力才一起的,就像那些年的M先生、青梅竹馬的K先生⋯⋯對不起,我心裡只有悔咎。你的好,好像不問回報似的。

我因為他才參加學會,而你和你,還有你,又因為我才參加學會。幾個人就這樣串起來。

你單純的微笑、薑色的頭髮、很重的愛爾蘭口音,從不知何時開始,覺得十分親切可喜。別人笑你傻傻的,我不知為何總是很想給你說幾句話。聽見你滑稽的事,笑得最大聲的是我。

你是一個好哥哥,這風度值得一個好女孩去被寵。加油。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牙齒矯正日記-下次可以拆牙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