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與長大

(原來這個題目我是二月的時候已經想寫了)

一直知道有黃子華的棟篤笑,但是真的認真去看是因為某次與友人聊天說起中國人所理解的公平搖擺不定,他說:「你知道什麼是『魚蛋論』嗎?」我說不知道,友人便叫我自己去找影片來看看。老實說,當初看我是完全跟不上他講話的速度,內容沒聽懂,更是很不解到底觀眾在笑什麼。後來重複播放才慢慢pick up俚語的意思和所謂的「笑位」。

我覺得他應該是一個很好玩的人,於是一直找資料看看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其實他是一個經歷很多的人,由小時候家裡的不穩定(父母離異、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和後父的相處)、讀書、移民等等,一步一步的讓他看盡了社會最底層、人生不完美的地方。對一個小孩子來說,種種的經歷是一種烙印。我相信他小時候主要都是不開心,長大了以後想做演員,演藝生涯也並不順利,甚至可以說是相當困難。年少無知、初生之犢的那份不畏懼的勇氣他擁有過,換來的是更多的失敗。

他自己說搞棟篤笑本是無心插柳,就算是退出娛樂圈前一個告別表演,誰知反應熱烈,以致能夠表演至今,那是他萬萬想不到的。我想,他小時候的經歷,到長大之後在演藝圈打滾的經歷,大概也想不到會成為他日後的事業根基。

大家喜歡看他的棟篤笑,因為他整整演活了香港人那種貪小便宜、自以為聰明的性情。他說起物理定律來,便問觀眾知不知道他在講什麼,眾人鼓掌,他一句:「你唔明,但係你覺得有料到!」可是極精警的道出了香港人那份「叻我至叻」精神和神態,總是不認輸,明眼人一看便很可笑。之所以好笑,乃是因為現實往往就是那麼荒謬可笑,不論是政治、工作、感情,我們都是不願意面對自己,都是虛偽的人類。

他講自己的童年,以及過去演藝生涯上的起起跌跌,固然是很好笑,但是我覺得那是因為我們都從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反正一般人都是這樣起起跌跌,順利的時候不多,浮浮沈沈的時候最多。他除了在無線的電視劇和棟篤笑較為成功外,電影方面表現不太理想(你會走去同導演講:「唔好落我個名,唔落會得啲!」),是近年才獲得「視帝」,也算是一個late comer吧。香港並不是一個會celebrate late comers的地方,家長都說要「贏在起跑線」上才是人生贏家,個個都要揠苗助長,追求短視的成功,尋求量化的表現才是人上人。遲起步遲開竅的人因為重重關卡無法發揮。

他也說到政治,最為人記得稱道的自然是1997年的「秋前算帳」:講回歸、共產黨,講香港人那份又恐懼又不能自已的心理狀態,說到香港人對共產黨的無知與短視。

其實他的表演之所以吸引,可以用四個字總結:笑中有淚。我們找到一個願意分享生活負面中的荒謬的表演者,找到共鳴;說到宏觀的角度,香港這個小城好像二十年來還是老問題:房屋問題(浮誇的樓盤廣告?為買樓放棄自我?)、女士說要化妝減肥⋯⋯這些問題也真夠timeless,有時不看還忘了這是十年前的表演。

我們笑,可能是自覺唏噓吧。

對囉,生活有時還不過是些起起跌跌,難過時自嘲一下互相安慰也不錯,所以娛樂是很重要的。這是一個長大的過程,遇上不如意,一笑置之,咬緊牙關就過去了,至少我是這麼相信的。

留言

  1. 其實就連電視劇,他也是靠棟篤笑成名後才有機會當主角和被追捧。而且後來還被張達明搶了風頭。返大陸拍那套《非常公民》扮溥儀很辛苦,但反應又麻麻(至少香港也放在很差的時段播,我根本沒法看)。

    通常笑匠都是不快樂的(據聞不少還有抑鬱症),也許正是因為他們不快樂,才會用上那麼多角度去挖苦嘲弄「生命」這回事。或者見到別人在笑,至少可以令自己快樂一點。

    快樂的人顧著快樂,哪有空講笑 :P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剛剛看完了溥儀自傳,上YouTube看了一下,《非常公民》有人上載了,我看了半集,覺得黃子華的確跟溥儀有半點相似!而且他真的有演到那種無奈感!

      有憂鬱症的笑匠令我想起Mr Bean,絕對同意,搞笑很多時候都是在玩弄荒謬與落差,一定要有點經驗才會抓到重點。還有sarcasm也是很好笑的,原理也是一樣嗎?

      刪除
  2. 舉腳同意。

    『我的前半生』真的很值得細讀。

    讀懂溥儀的過去,也理解到黃子華演出時的那一份心情。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抱歉這麼晚才回覆,謝謝光臨。

      只能說溥儀是生錯年代,他的不幸令人難過。那種無奈,子華應該自有一番體會。

      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牙齒矯正日記-下次可以拆牙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