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ewell, my orchestra gals


網友企鵝小姐說我性格像男生,很理性。是啊,所以我也是不輕易落淚的人,雖然近年已經很容易流淚了,只是礙於面子問題,總是自言自語說:「深呼吸深呼吸,suck it up!」

平時什麼都好,讀女校的那個feminist self總是說'I'm a superwoman, girls rule the world',可是說到說再見,分離,我都不能自己地哭。

過去一年寫過很多次和同系同學如何如何談不來,互相比較的累人(中學生嗎?還是如此取樂也水平太低了吧。用什麼旁門左道⋯⋯)。下學期我堅持頂著返十二個鐘學的頭痛去樂團,因為只有在樂團我才做到我最喜歡的事(做得好不好是題外話啦),也只有在樂團我才明白什麼叫做一見如故。

之前念生物化學的學姊(現在卡迪夫念博士),今年有來自美國印第安納州的交換生S小姐,還有來自芬蘭赫爾辛基的L小姐⋯⋯

幾個背景完全不同的女生,因為什麼原因走在一起呢?

是大提琴。


一起練習,一起喊著說柴可夫斯基好難,一起表演獲得那份滿足感。好感謝祖老師在我離開曼城之前囑咐我一定要繼續玩音樂。小孩子學音樂,沒幾個是真正喜歡的,往往就是長大後才發現不知不覺間音樂已經是生活必需品。


S小姐要回美國了,L小姐下年會去德國工作,我卻下年畢業,如此投契的三人要分開了。我們約好見面,每人叫了一份甜品、一壺茶(沒想到連喜愛喝茶也那麼相似。題外話:我叫的是Jasmine tea,令我想起和外婆去飲茶,她最喜歡的就是香片,我倆都最喜歡吃蘿蔔糕),從學業聊到美英政治,很滿足。

Sometimes goodbye, though it hurts, is the only way now for you and me. 

Farewell my orchestra gals. Miss S you must come back to England for medical school and Miss L we shall see you in Munich, working for BMW xoxo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牙齒矯正日記-下次可以拆牙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