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六月, 2015 起發佈的文章

我是一口螺絲釘

第三年結束,身邊大部分人都畢業了。有社交網絡的方便,讓我知道莎小姐一如所料一級榮譽畢業。認識的舊同學都是很好的成績畢業,替他們高興之餘,我也在暗暗地擔心自己的成績⋯⋯
第三年的暑假人稱last summer,大部分人都會去畢業旅行。而我,雖然還沒有畢業,卻也是最後的暑假。不知道該是有幸還是不幸地把暑假填滿了—整個暑假基本上都在實習,而且是第一次受薪的實習生工作,在古城市郊住宅區一間連鎖藥房工作。八月回家又有另外一份實習,在診所旁邊的社區藥房。要為畢業後的實習煩惱,什麼機會都要抓緊。
做了兩個禮拜,在小小的藥房工作,人不多,藥品種類不算多,適應上手不難。Tutor,也是我的老闆,她是大學師姐,她很用心的教導我,又給我安排學習計畫,很感動。藥房是「全女班」,她們其實也可以至少有資歷做我母親(或更遠!)。無限量的奶茶咖啡供應是我最喜歡這裏的地方之一。
工作使人加速成長,身邊的人一定會說:「你又沒有工作,懂什麼?」
開始有一點點明白了。 I'm just a number. 你做什麼都好,上面只想量化。量化到的才算是成果。什麼公司很重視員工etc,recruitment時雙方講得怎麼堂皇,現實如何雙方心裡有數。畢竟兩邊其實都在替對面打分,有多符合自己的想法。不是因為你是專業就怎麼樣,總是你給公司「跑數」就是好員工。無理取鬧的人到處都是,有時候是客人,也有時候是上司。過得到,你便贏了。做retail,其實就是練耐性和修養。每次處理得到,便給自己升一級吧。Don't build up a reputation. 虛心學習,不要盲從。Think! 帶腦返工「做錯要認,打就企定」這句話自己咀嚼一下沒有人會關心你究竟開心不開心,只有did you get the job done。性格巨星除非是難得的天才,否則很難生存下去。7.5小時沒有機會坐下來,我不覺得累,只是上班不要穿高跟鞋。

'I don't dance'

圖片
大學第二級那年,我的三個好友兼室友幫我搞了個cheesy dance party,找來九十到千禧年代的流行舞曲,模擬學校的低年級舞會(school disco)來跳舞。其實我和樂團的同學也是這樣的,可是我知道自己跳舞非常難看,所以說不如吃蛋糕算了。

G小姐曾經是我的宿友,第一晚在大學自然是去clubbing,她曾經有幸/不幸見過我喝了酒穿著bodycon dress跳舞的樣子,冷笑道:「別裝蒜了,珍妮。是不是有人忘了freshers那年某人不是還會在人群中央跳舞嗎?」
對啊,我是試過在人群中央跳舞。但是除了下了兩杯shots忘了害羞之外,最重要的是身邊的人和現場的音樂。和G小姐去玩我很放心,她長得高,擠進酒吧買兩杯cocktails不是難事,也只有跟她出去玩口味也差不多。音樂不對口味,馬上轉場不猶豫。
The right people at the right time, in the right place...
對我來說,對的音樂比有沒有兩杯下肚重要。
Clubbing是一個透過燒錢而忘記自我的活動。相對於clubbing,也許我是比較適合去ceilidh :)

心有不甘

'I don't believe anyone actually likes chemistry, they only like it because they do well in it.'
別人隨口一句,我卻銘記於心。高中的好友都是文科人,她們聽說我自稱很喜歡化學就這麼一句話。
最近一直在反思我自己到底是不是如她們所說的,純粹是因為有成功感才去做一件事情。
昨天說了很多再見,有去placement的、畢業去精算師行的,也有讀完PGCE去做小學老師的。我說過,我不懂得說再見,總是有男生的那份倔強,不輕易落淚,結果回來後抱頭痛哭。然而這次有點不同,我少了那份不捨,我想是我跟他們沒有樂團女生和學兄學姊那麼熟,少了情感的羈絆,沒那麼痛。
一路上他們又不自覺地吹噓自己有多少獎狀表揚,我胃痛了半天,好辛苦,半睡半醒之間聽得不高興。收拾行李之間我自言自語:我在生誰的氣?是師妹的吹噓?自己不及別人?我也不知道⋯⋯
我深呼吸,按耐住:「不要動氣,是你自己小器,不是她們的錯。」
其實我真的喜歡藥學嗎?為什麼那麼辛苦?還不是因為自覺不如別人聰明勤奮,心有不甘便一臉不屑。
不是一定要超越別人才是好的...or is it?

借才

我正式讀的中國歷史甚少,自覺貧乏,便找課外書來讀。我喜歡看青史留名的女性傳記,在一個重男輕女的時代裡,一個女子能夠歷史長河裡留下姓名,證明她有一定的價值,令人記得。(只留下姓氏的女子甚多,有記載名字十分難得。)我對中國歷史女性的啟蒙是來自一本叫《婦女列傳》的漫畫,小時候看了好多遍,人物我都記得:李清照、文成公主、班昭、蔡文姬、秋瑾⋯⋯另外一本是最近很流行的武則天,可是我最留意的可不是心狠手辣視權利為第二生命的武則天,而是她身邊的其他女子,其中以上官婉兒尤甚。
人稱「巾幗宰相」的上官婉兒前幾年陵墓出土,到最近播放的武則天電視劇等等,對於這個女子有不同角度的分析,但總有個大概:書香門第出身,祖父上官儀因為替唐高宗草擬廢武后詔書,被皇上推卸責任引致滅門之禍。男丁問斬,女子為宮役。上官婉兒的母親鄭氏出自書香門第,親自教導女兒懂書文、舞筆墨。婉兒本身有敏捷的才思,在宮中頗有名氣。武后雖然心狠手辣,亦識英雄重英雄,得知此女為上官儀後人,想必心裏有半點悔疚,廢其奴僕身分,親自納入門下為女官。婉兒聰穎,才思過人,而且善於揣摩武則天的心意(別忘了她明明的知道對方是自己的殺父,甚至滅門仇人),再化為優美而有力的文字為武后文宣。她設立修文館,評天下文人雅士之佳作,一篇一篇的文章從高樓掉落便算落選,真的是酷呆了。
常道:看故事喜歡看人物立體的那種,說得清楚一點是說人本來就有很多面,一個人可以很聰明,聰明用錯地方變成了獨裁極權(如武則天),可是也不能一刀切說這個人就只能是壞人,這個人能夠爬得那麼高,必有過人之處。婉兒的感情常常被視為她的軟弱與人生污點,被皇帝父子都納為妃嬪(據說到唐中宗時,封妃並非完全是寵幸的緣故,乃是皇帝欣賞婉兒的才能,女子尊貴的封號又通常是妃嬪,故賜後宮封號。)她的情人很多,在古代的觀念裡這算是放蕩女子了吧(見舊唐書)。
我也叫婉兒,也望從她身上借一點才氣。才氣是天賦,是造物者眷顧的祝福,卻也要有書本知識的配合才能夠發揮出來。然而讀得書多也不代表一定有才氣,要看讀書人本身的條件。
才貌雙全,多麼的難得。偏偏兩樣都不是人憑自身的願望得到的。
有說太完美的人下場都是很悲慘的,不是英年早逝就是為情所困,那麼,我只借一點點,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