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洛克情意結

我是住在羅馬古城的古人,喜歡Jane Austen、愛喝茶聊天、下午茶,夢中情人是Mr Lefroy,最愛的音樂是巴洛克。

繼續看下去,你會發現我對很多微小事情都有一份情意結。

喜歡巴洛克(Baroque)時期的音樂,也許是有半點先入為主的成分。父親中學時自學口琴,母親是中學民歌合唱團的領袖,算不上音樂世家。只是父親喜歡玩音響,對音質有要求,當年買下了很多西德發行的「發燒天碟」(這個名詞我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真的沒什麼認識)。不幸的是,他們出了個非常「有品味」的女兒—幾歲的我不知道為何會爬上唱片櫃找發燒天碟來玩,在地上滑行。其實到今天父親說起這件事都會氣上心頭,又不能說真的惱了女兒,可是他當年相必也曾對著那些畫花了的唱片欲哭無淚吧。

有幸逃過一劫的唱片,包括韋華第的《四季》、韓德爾的《彌賽亞神曲》等等。

自從開始學音樂以來,母親堅持要給我們「洗腦」—母親在家的時候,晚膳只能聽古典音樂,不許看電視。聽得最多的應該就是韋華第的《四季》。學弦樂接觸的巴洛克比鋼琴多(巴哈是必修的吧),加上聽得多,所以我對古典音樂的第一印象就是巴洛克。父親說過,他心裡一直想女兒將來可以像馬友友為榜樣做一個大提琴家,再不然做氣象局也好。可是女兒不爭氣,是個懶惰又沒天賦的音樂學生,對於地理興趣全無,不知為何最後會跑了去念藥學。

學校的弦樂隊指揮大概也是巴洛克音樂同好(也可能是指揮要我們挑戰自己向難度出發?),接觸到更多韋華第和韓德爾的concerto。毫無天份又懶惰的樂手如我自然覺得很吃力,但是因為是熟悉的風格,稍微認真學習,還不算太痛苦。弦樂隊表演過的樂章之中,最喜歡的是Vivaldi的Concerto in B minor, RV 580和Handel的Concerto grosso in g-minor, Op. 6 No. 6, HWV 324。那年去倫敦大學面試,在火車上聽著的就是Handel的。

(Itzhak Perlman!!)


我最喜歡的作曲家都是巴洛克時期的(Vivaldi, Bach, Handel, Corelli, Purcell, Marcello),身邊單學鋼琴的同學朋友都覺得匪夷所思:「那麼複雜的東西你也喜歡?」但是,其實不是特別自命不凡,只是視野窄而已,實在是因我不習鋼琴,不是友人喜歡的話也不會接觸到蕭邦,對著Elgar,雖然也喜歡,但實在不上手得想哭。大提琴樂曲來說,我最喜歡Vivaldi的Concerto for 2 Cellos in G Minor, RV 531 (aka Double Cello Concerto),偏愛馬友友的演繹,尤其第三樂章。




根據BBC GCSE Bitesize的簡介,巴洛克音樂有以下特點:

Baroque music is characterised by:
  • long flowing melodic lines often using ornamentation (decorative notes such as trills and turns)
  • contrast between loud and soft, solo and ensemble
  • a contrapuntal texture where two or more melodic lines are combined
  • terraced dynamics - sudden changes in the volume level, sometimes creating an echo effect
  • the use of harpsichord continuo
Trills和terraced dynamics都是讓我著迷的原因。整齊排列的scale、harpsichord的bass line,有點像數學,很理性的陳述。另外巴洛克時期開始多了為弦樂寫的樂曲,練習得多,也就較為上手。

不知不覺間,原來這些音樂已經陪了我很久,從GCSE到A-level再到大學,真是百聽不厭。O Baroque music, thou art my saving grace.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I'm on my kn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