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

實習第一部分完畢,這個禮拜在收拾行李準備搬家。

讀了三年大學,每年至少要用兩個lever arch folder,重得超市購物袋也破了。書架上還是零零碎碎的紙張。我把紙張分類好,帳單筆記之類的放進文件夾裡,躲在clinical therapeutics筆記之中有兩頁紙,英文字體有點仿墨水筆copybook的潦草,第二頁寫到一半就沒有了,我以為是哪一課沒寫完的筆記,翻轉一看,'Dear...',心裏揪了半秒。

啊,我明白了。還是不忍地偷看了一眼:「My heart was stirred」,我如此的寫道,用字遣詞如此的雕琢,又如何?最後卻是落得在圖書館躲避對方的下場。

我一直有堅持無事就要親手寫中文的習慣,有兩本很喜歡的本子專門給我寫字。有一疊完整地包好的紙張就在本子下面,裡面卻是工工整整的中文字:「親愛的⋯⋯」

「想念是極痛,但更可惡的是這是自找的痛,一種甘願受折磨的感覺。痛中帶樂,乃至心理不平衡。思念是心甘情願的痛,隱隱作痛。這種明知故犯的行為大概是精神錯亂、精神分裂,有點像思覺失調,自控不來的。你怎麼把我害成這樣子?」

同樣是情書,給兩個完全不同的人、語言不同、不同的時空背景⋯⋯唯一不變的是寫的人還是那個女孩,堅持把不敢說出口的話通通交給信紙。

大概是第一次下筆耗盡了心思,那時候如此的單純,後來再喜歡,文筆再雕琢,也只有諸多顧慮,都不及當初的刻骨銘心。我曾經不倦地給你寫字,在火車上、在母校大樹下的木椅木桌上⋯⋯我使出比考試還要認真的精神狀態,確定自己不許有錯字、不許用塗改筆。

夾在給他的信之中有一張泛黃的單行紙,想必是從練習簿撕下來的一頁,原來給的是覺得我臉紅紅很可愛的某人。

為什麼你們都選在這天在我腦海中浮現?

「傷心的人別聽慢歌」,我說晚上寂寞的人別聽陳奕迅。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牙齒矯正日記-下次可以拆牙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