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nnual Event of Illness

星期二起床頭昏腦脹的,肚子一味的痛,想吐又吐不出來,卡在喉嚨裡,心裡暗叫不妙。

以為多睡一點時間就過去了,結果從五點半睡到七時還是沒有改善。沒有發燒,只覺得有點不妥,不想無故請病假(實習生的有薪假期才幾天),打電話給老闆報告一下。她叫我觀察一下,一句鐘後再致電與她。結果多休息了一會亦無改善,就請一天病假。

向診所通電話後,接待員小姐氣得我快要哭了,怎麼同是醫護行業會如此。本想去藥局買藥算了,後來發現有urgent surgery時段,把功課筆記打包龜速地往診所走去。

醫生說我是病毒性腸胃炎,還有一點發燒,著我休息多一天。古城最近病例蠻多的,我認識的幾個小朋友也在家裡吐了幾天。醫生問我在哪裡上班,我說在藥局上班。她道:「Pharmacy is a nice place to pick up bugs.」老實說,從她的眼神,我就知道她心裡大叫:腸胃炎就不要來找我好嗎?我不會給你anti-virals啦!休息幾天就好!

第二天病假其實感覺已經沒有理由請假了,只是不想傳染同事。室友靜小姐和其他友人都有問候我,其實我睡得很熟,完全沒有看得及大家的訊息,當然還是感謝不斷。靜小姐說她只是不想我'dying alone in the house',逗得我大樂。她還說如果她還在,一定好生照顧。

今日回到藥局,究竟是肚餓還是肚痛我已經傻傻的分不清楚,至少沒有想吐。實在好的有點過分。

果然,以為已經病好的我竟然被經痛折磨。我甚少遇到這問題,最多不過是PMS情緒低落而已,身體的不舒服次數一隻手可以數完。上腹下腹一起抽蓄,我痛得只能躺在床上走不開,勉強趁好些的時候煮了個麵(根本沒病好,簡單一個麵和蔬菜都吃不下),煮好了卻痛得只好躺在床上。吃完半個晚膳一看電腦,竟已十點。

I'm less strong than I see myself. 其實這些已經不算大問題,我已經坐不起來。想了這一年離開了我的長輩,他們是怎樣熬過這些比我痛苦一千萬倍的日子的呢?

突然覺得生病的時候有人照顧好幸福,除了很小的時候,好像已經很久沒有被人這樣照顧了,倒是身邊的人生病或是情緒低落,我來照顧別人的多。

突然想起這首歌。


明天回藥局要多買一點止痛藥,趁還有員工折扣的時候再存一點貨。

留言

  1. 保重。還可以有第二天病假也算是「鬼域」人道之處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關心,好多了。實際上不斷有同事問我是否肯定已經病好才上班,全都說不想感染到⋯⋯所以多一天病假除了休息,也是為了安撫同事啦

      刪除
  2. 想起我星期五也是半病的,頭痛得很,在辦公室強撐到五點還是忍不住趴在桌上休息,幾乎吐出來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I'm on my kn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