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八月, 2015 起發佈的文章

To My Bro

圖片
Dear my little gentleman (who is not that little anymore),
我一直認為自己沒有遺傳到最好的基因,你長得高高瘦瘦的,大眼睛高鼻子瓜子臉,從來都恨得我牙癢癢。我都最近才知道,你反過來羨慕我很多我不以為然的東西,人總是不知足。
不過我不得不承認的是,我至少在比你出世得早這方面絕對是贏家。
近年考試形式短短幾年間已經有大量改革,令人無所適從,你不幸是其中之一。你選擇了走一條窄路,人家說讀藥劑好厲害啊云云,我一笑帶過,其實最辛苦的是你。
我是搬出去住之後才比較會認路,以前一家人去旅行,竟然是年紀最小的你帶路,想起也覺得很滑稽。你的中文,大多是透過看地圖、鐵路圖學來的。姐最受不了的地理,你竟然還讀得津津有味。
你總是有一股藝術家脾氣,畫畫總是多番修改,不夠完美便不罷休。我的舊同學中也有曾經念美術念得天昏地暗的人,所以我很明白在你們眼中,並沒有絕對的完美,就算有你們也會繼續努力加工力求貼近完美。完美主義者,我也是,只是沒有你們嚴重。完美主義者往往是用自己給自身的壓力壓倒,別人還來不及評論,你們倒是把話語權搶去,自個兒數著有什麼未臻完美的地方。
你決定走一條窄路去追隨從小的夢想,天真得來又半分冒險精神。我常常覺得自己太過成熟現實,而且我是後來才知道自己所想,所以看見你,便受了不少的鼓勵。
你這兩年,快樂過,也失落過。長高了許多,也長大了很多。
突然面對大量抉擇,你顯得不知所措,父母親固然是關心你,可惜很多時候去用錯了方法,給你添加了不少壓力。
其實每次我從電話裡聽到你的起起跌跌(life is really like a roll coaster),我總是忍不住哭了起來。只是我的演技很好(笑),你們沒發現而已。上次我明明是要看房子的,放下電話之後雙眼紅得過分,心裏籌算著業主會否以為我被虐待了?
昨天你做了人生一大決定,按了十八年來最重要的一個按鈕。我說過很多次,才十八歲的人,其實根本沒法肯定自己喜歡什麼。再說,就算知道,也不會知道究竟是不是最適合的決定。This is the major flaw of the system. 
我想我應該恭喜你(雖然我們兩個已經high five了很多遍),記住,你知道自己想要的已經比很多同齡的人要好。你考大學,我就好像回到三年前的我:那些患得患失的等待、關於考試的起起跌跌⋯⋯你也是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