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十月, 2015 起發佈的文章

Best compliment ever

'Jenny you look prettiest when you play the cello.'
He is my best friend and we shall never part. You are my saving grace.

22

圖片
首先我們要一起唱一下主題曲(由靜小姐提供):


We're happy, free, confused, and lonely at the same time It's miserable and magical.
I don't know about you But I'm feeling 22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If you keep me next to you You don't know about me But I'll bet you want to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If we just keep dancing like we're 22, ooh-ooh 22, ooh-ooh
上一整天的lab,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家。幾個女生躲在廚房裡不准我進去,我笑笑,轉身上房聽歌化妝去。

她們知道我喜歡喝茶,就弄了一個茶杯蛋糕給我,謝謝待嫁新娘M小姐。


梳洗化妝後一起去吃米芝蓮推薦的印度菜The Mint Room,他們見我們是學生還送了一客salad(?)闊別一年,四個女生一起可以叫一支rosé,不像別的好友都不喝酒的,我一個人喝酒就像酒鬼一樣。M小姐兩杯下肚就醉醺醺的胡言亂語,真的像對她的未婚夫說一句對不起,這一晚你是不用睡了。話說回來,Portion size十分generous,服務也很好,我們決定了會再來的。位置有點難找,不在古城住的朋友未必知道。大家大讚我這是good choice :)

離開前經理不許我離開,硬著要我留下,奉上了甜品:)

Address: The Mint Room, Longmead Gospel Hall, Lower Bristol Rd, Bath BA2 3EB
狂歡過後,跟母親大人聊電話時忍不住發作了。天天對著完美主義諸多投訴的高材生同學,我只有一直忍耐,她一路自言自語、處理不到某reagent就大哭大叫,稍微不同的數據便幾乎崩潰。我也幾乎崩潰。起起跌跌、浮浮沈沈乃常事,但這次我真的受不了。我體諒,卻連自己也不保。返9-5,對著如此高壓環境,心理壓力之大不自知。
看來要找counsellor說說看。
好好過,I'm going to get you good!

四寸

四寸。我駕馭得了它,能夠上山下山,能跑能跳,卻敗在古城的石板地上。

Don't let the nitty gritty puts you down. 
'I don't understand why people moan when they wear heels...' 'I know right! This is the price you pay to look pretty.'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圖片
開學。

我本是個很喜歡上學的孩子,喜歡學新知識、見到好同學⋯⋯萬事都叫我歡喜。
只是這次有點不同,受了挫折,不想面對同學。面對身邊人的喜訊,我不由得替他們高興,卻是如此的矛盾。說羨慕,還不如說嫉妒。
自從高考那次、不斷失戀之後,從未如此絕望。
其實我真的不想走,不想回到古城,但是萬事都有定時,人不能逃避。
「你可以傷心,但不要傷心太久⋯⋯若你還是這樣傷心,那么你便永遠只能是一個傷心人了。」
然後友人寫了一段話,她說的是困難,我就想起despised and rejected...He was rejected yet He did it for a much greater cause.
***
於是我明白了,從來不應該求別人明白的,那是一種奢求。那是因為人都很自大,自以為是,又是因為我們所謂的安慰人,不過自己一個人自私站在自己的那處想。所以也許我不應該再講些什麼,因為人們大多只會覺得「很小事」而已。我是清楚的知道一個人不開心,絕對不分什麼大事小事。事無大小,一個人不開心就要找人傾訴,不需要做什麼,就這樣靜靜地聽,細細地聽,適時奉上紙巾飲品小食⋯⋯為何沒有人懂?
我開始變得十分自閉,再也沒有能力看太多社交網絡的資訊。凡人如我,再也不能忍住自己的怒氣:對啊,我是擺明的生氣的嫉妒,好嗎?風似地刪掉臉書app,只怕越看越傷心(然後生怕美國友人找不到我,又裝回來—真矛盾)。
我不想再面對這個世界,還不如一睡不醒,就此罷了。但我知道那是氣話,就這樣走了,我會有很多不捨:好朋友好同學,爸媽小弟、大提琴、樂團的朋友⋯⋯我還有很多東西未做,就此走了,我可是捨不得,也不甘什麼都沒有做就走了一回。我的生存原則就是要帥氣,現在什麼都不酷了,還談什麼帥氣?
不開心時沒有琴可拉,可是無限沮喪。可恨也,往往是我最痛苦的時刻,大提琴卻寄存在古城朋友家。我又不能弄蛋糕,連發洩的機會也沒有,自然是無限沮喪。
總是凌晨三點半給嚇醒,受了驚嚇,迷迷糊糊的睡下去,有時候睡不著,就開黃子華的棟篤笑來聽。我最喜歡他說「員工的心態」和他在娛樂圈浮浮沈沈的日子,他是遲來的勝利者之中的最佳代表。他長得(在演員中)平凡(不過年長了有成熟感,加上幽默感,大家都覺得他是一代「男神」,很帥氣的存在),沒有人搭上關係,總是做些三四線的戲做二流角色。正準備揭上序幕時,無心插柳的搞笑拯救了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