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十一月, 2015 起發佈的文章

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第四年的重點是research project,做關於抗生素的研究,聽起來似乎很grand,其實還好,在學術研究的象牙塔裡,我是一個小學生而已。
私底下寫過一句話:「似乎要考得好就是用黑眼圈來換好成績的過程。」第四年到目前為止還是證實了這一點。但是天天在實驗室已經耗盡我的所有體力,我每天放學回家休息過後簡單煮個pasta就算十分用心了,用完晚膳,飯氣攻心總是昏昏欲睡⋯⋯
繼續日日躲在實驗室裡困獸鬥,面對著完美主義的高材生同學,忍了兩個月,終於開火。她嫌我做事總是不夠仔細,總是壞了她的功課⋯⋯事緣愚笨的我又忘了做某步驟,午飯時間過後她憤怒地在訊息痛罵了我一頓,我道歉再承諾會再做依然不獲原諒。一起用膳的室友見到我已經受壓太久(平日她們聽我的抱怨已經很清楚)要我馬上告訴教授,我就跑去找教授,說著說著忍不住哭了,教授給我遞紙巾。
說著說著忘了時間,沒有告知同學我要離開一會,一看手機,裡面全是責罵:「你不上心的話其實不用回來了,你這是去教授那邊投訴我吧?」我馬上衝回去說清楚,已經太遲了,她怒火中燒、髒話連連(其實髒話罵我倒不是很受傷,反正她的英文髒話還不說那幾句?只是她說我沒有努力付出,這並不是事實,氣上心頭自然不講道理),我說不過她氣得哭了起來。本是自然反應,沒有半點計算,實驗室助理小姐們都嚇呆了,推開了我倆,助理小姐拉我走進common room沖了一杯熱茶送了一盒巧克力餅乾給我定定驚。室友們得知後兩個人放下畢業論文從圖書館衝進藥劑系找我,見我泣不成聲只好左右逢源兩個擁著我慢慢安慰:「有我們在,沒事了⋯」結果助理小姐著我趕快回家休息,反正激動至此也不能做什麼了。一日發生太多事,回家昏迷半天⋯
睡也睡不好,總是很早犯睏去睡然後凌晨醒來好幾次。現在回實驗室充滿恐懼⋯⋯
***
第二天打算重新開始,一開始還好好的,由於我實在太笨拙,又犯下低級錯誤。她又發作:「我暑假的時候做lab,有個預科生也能做得很好,為什麼你就是不會?我不是在針對你,但是個個都覺得我是壞人⋯⋯」,繼續用髒話問候我,幸好實驗室助理姐姐在旁勸服才平息。
晚上傳來訊息,道歉了。她說我不付出,雖然她堅持那是氣話,不足掛齒。我倒是相信氣話和醉後的胡言亂語一樣有半分真。
過了幾天,閒聊間了解到她是個極度負面的人,明明在我們眼中她已經盡善盡美,她總是覺得別人對她不好、歧視她。別的同學教授一句說話,她…

倫敦/曼城/巴斯·Metropolitan/Country/Quintessentially English

如此熟悉的畫面:坐在離開倫敦的火車上打開筆記本寫字。
倫敦總是讓我覺得有一種浪漫:「鄉下人」如我無論從曼城南下還是古城東行,總有一種「大鄉里出城」的感覺,感覺人家什麼都有,什麼都先進很多,眼界大開。曾經,我也想過去倫敦讀書,但是一去羅馬古城心就被俘虜了,回不去了。所以每次有人問我為何要來古城讀書,我都直接說'I felt in love with the city when I first came to visit.' 直言不諱,沒錯,跟Jane Austen的老家在一起是多麼浪漫的事情,說成是「墜入愛河」也不以為過。
南下倫敦去了networking event,跟前輩聊天很高興。交換了聯絡方式,雖然同行的人少,但是聽見曼城也成了「樓市重鎮」是有趣的。我從來覺得曼城萬般美好純粹是因為是老家的關係,直至堂兄從香港打電話來問父親最近香港有賣曼城的樓盤啊,投資好嗎,我才發現倫敦是富人投資天堂,曼城也因為中資公司投資機場航空事業而變成另一個中產投資點。香港直航曼城的航班又重辦了⋯⋯也許鄉下人如我,也要升級變成城市人了。
找工作方面暫告一段落了,將會在北部一間小村莊的藥局工作。也許我和醫院是註定無緣的,heaven knows。但是settled down的感覺很好,實在深深的明白到我從來是備受祝福的人。面試完收到的訊息嚇呆了,大家都很關心我,卻又怕我傷心了。都說了I'm keeping my cool,如果經歷了這麼多起起跌跌還輕易難過,that's definitely not me ;)

似曾相識的對白場景

禮拜一我去了友人家吃飯,室友G小姐見我遲遲未歸便text我問我什麼時候回來。我說待會就走,不過晚上巴士班次很疏落,可能要走路回家。她回了一句⋯
'I don't like the idea of you walking home alone in this weather.'
那時下著大雨,我走在拍攝《孤星淚》跳河那幕的Pultney Bridge,我一愣,這句話似曾相識⋯⋯
那時候喝完cocktail,我說自己回家OK,你也這樣說過不喜歡我一個女生自己回去。我堅持說自己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回家,沒問題的,你堅持至少要送我到火車站。
於是,滴滴答答冒著雨的跑到火車站,擁抱過就分別了。
其實我是多麼的害怕微醺的時候你連這些細節也不記得。
你知道你舊居那個巴士站搬到更遠嗎?從前我總是希望探出頭來看看你在不在家,現在都沒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