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第四年的重點是research project,做關於抗生素的研究,聽起來似乎很grand,其實還好,在學術研究的象牙塔裡,我是一個小學生而已。

私底下寫過一句話:「似乎要考得好就是用黑眼圈來換好成績的過程。」第四年到目前為止還是證實了這一點。但是天天在實驗室已經耗盡我的所有體力,我每天放學回家休息過後簡單煮個pasta就算十分用心了,用完晚膳,飯氣攻心總是昏昏欲睡⋯⋯

繼續日日躲在實驗室裡困獸鬥,面對著完美主義的高材生同學,忍了兩個月,終於開火。她嫌我做事總是不夠仔細,總是壞了她的功課⋯⋯事緣愚笨的我又忘了做某步驟,午飯時間過後她憤怒地在訊息痛罵了我一頓,我道歉再承諾會再做依然不獲原諒。一起用膳的室友見到我已經受壓太久(平日她們聽我的抱怨已經很清楚)要我馬上告訴教授,我就跑去找教授,說著說著忍不住哭了,教授給我遞紙巾。

說著說著忘了時間,沒有告知同學我要離開一會,一看手機,裡面全是責罵:「你不上心的話其實不用回來了,你這是去教授那邊投訴我吧?」我馬上衝回去說清楚,已經太遲了,她怒火中燒、髒話連連(其實髒話罵我倒不是很受傷,反正她的英文髒話還不說那幾句?只是她說我沒有努力付出,這並不是事實,氣上心頭自然不講道理),我說不過她氣得哭了起來。本是自然反應,沒有半點計算,實驗室助理小姐們都嚇呆了,推開了我倆,助理小姐拉我走進common room沖了一杯熱茶送了一盒巧克力餅乾給我定定驚。室友們得知後兩個人放下畢業論文從圖書館衝進藥劑系找我,見我泣不成聲只好左右逢源兩個擁著我慢慢安慰:「有我們在,沒事了⋯」結果助理小姐著我趕快回家休息,反正激動至此也不能做什麼了。一日發生太多事,回家昏迷半天⋯

睡也睡不好,總是很早犯睏去睡然後凌晨醒來好幾次。現在回實驗室充滿恐懼⋯⋯

***

第二天打算重新開始,一開始還好好的,由於我實在太笨拙,又犯下低級錯誤。她又發作:「我暑假的時候做lab,有個預科生也能做得很好,為什麼你就是不會?我不是在針對你,但是個個都覺得我是壞人⋯⋯」,繼續用髒話問候我,幸好實驗室助理姐姐在旁勸服才平息。

晚上傳來訊息,道歉了。她說我不付出,雖然她堅持那是氣話,不足掛齒。我倒是相信氣話和醉後的胡言亂語一樣有半分真。

過了幾天,閒聊間了解到她是個極度負面的人,明明在我們眼中她已經盡善盡美,她總是覺得別人對她不好、歧視她。別的同學教授一句說話,她就認定別人不喜歡自己,也沒有反省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說得好聽點叫堅持,難聽的話就是固執。兩個月來我已經十分忍耐,又輔導員上身軟硬兼施多加安慰,教授聽了也十分佩服:「She is lucky to have you as a partner.」

她不斷道歉,說自己一定是個很討厭的人,我只說:「我只是討厭你做的事情,沒有恨過你。」

恨一個人是很累的,恕我擔當不起,況且做了三年同學,我清楚她的性格。但是我已經破了戒,平時耍酷的我是絕不言哭的,已經很久沒有睡得好,不能再忍,忍到last week才爆發,算是很厚道吧。

我是很喜歡做實驗的,連最沈悶、最repetitive的東西如measuring volume and weight我都喜歡,不甘因為她連我享受的實驗室生活也挪開。

我只想逃。

一個人崩潰,不是在犯罪⋯⋯

留言

  1. 完美主義者,大多如此,家裡也有一個(呢排搬屋先吵過黎 :P)。

    完美主義正是認為「現況很不好」嘛,要不然怎麼還要追求「完美」﹖

    對這類人來說,情況當然就是「諸臣誤朕……皆為奸臣所誤,以至於此」(明朝崇禎皇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暑假這次搬屋本身已經很煩,幸好這次是媽媽主理,沒有爸爸的細心,但是不是完美主義者,算是OK。希望一切順利:)

      對啊,我已遭降級為奴婢lol

      刪除
    2. 妳不可以做奴婢呀,要不然我們這些就真的像紅樓夢裡面般,變成奴才之下尚有奴才了。LOL

      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牙齒矯正日記-下次可以拆牙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