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m I here?


起床、沖茶、弄早餐、洗澡、化妝,接著就盡一個好姊姊的本份去火車站接從大學回家過聖誕的弟,知道弟喜歡北歐風味的餐廳,吃過了Christmas pies,轉場去曼城最有名的北歐咖啡廳坐坐。兩姊弟坐在一處,良久沒有見面便一起說說話。

翻開咖啡廳裏隨手從書架上借來的奧巴馬自傳,令我想起了identity/身分認同。

Why am I here? 原來我們每個人坐在這裡辨便是一部活生生的social history。弟念的是文科,時有提及香港。此時他說的是Umbrella Movement,雙眼頓時要發出光來。

兩姊弟,從(母親大人說的)三歲的我坐在嬰兒床旁確認弟睡著了才去睡、他拉我頭髮我便踢他一腳(oops? Not so much a young lady back then),到他比我長高很多,到現在兩個大學生坐在咖啡廳看書閒聊大學的奇人異事,突然有感,問弟借了張紙寫字。通常細膩的感情是來自生活細節,互相抓弄才是樂趣。

我想,弟不愧是念地理的人,對香港的attachment也比我強許多。他笑我怎麼連大帽山也不知道在哪裡,但是我們終究是有點attachment的,儘管她千瘡百孔⋯⋯

我又想起一直以來爸媽對我們的包容,尤其是較為保守的父親。或許我未曾做過什麼離經叛道的事情,但是我知道要他接受女兒不只聽巴哈還聽流行曲,化妝弄指甲上衣短得不能在短,短裙絲襪一點也不modest⋯⋯是如此困難的事,還好母親一句:「西人係咁㗎啦」,抵住了。

遊走在兩個身分之間,是幸福也是麻煩。從來沒有在一個群體裡覺得完全認同,但是這才是樂趣。

I did not choose this life, this life chose me. 

留言

  1. 這是「永久的異鄉人」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但是我想我跟柴郡的同學比較投契,因為我們都是移民後代吧。身分認同的問題,在古城是不太有共鳴,因為白人友人比較多:p

      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I'm on my kn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