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一月, 2016 起發佈的文章

投行文青

圖片
我開始懷疑萬事都是有借有還的。

Spotify裡有朋友常常聽著林俊傑的歌,我好奇之下也去聽聽看,後來成了我做功課的背景音樂之一。
只聽著歌不看唱片封面,這個月打開一看,好像刺中了我心裡哪一角,內疚油然而生:他跟投行文青長得好像喔,而且不單單是樣子長得像,為什麼特別注意到呢?林俊傑是新加坡人,他是馬來西亞人,而且他們都是彈鋼琴的。
這故事應該從大學一年級開始說起,我們是church search認識的,我最記得那時候我們之間還坐著一個新加坡同學,我很好奇的問他們星馬的英文口音應該怎樣分辨,他們笑著說其實他們也分不清楚,更不用說外國人了。說著說著,原來他是彈鋼琴的,最喜歡蕭邦,我們說得很投契,因為我也是拉大提琴的,雖然我最喜歡的是巴洛克風格,他聽著皺皺眉。沒錯,巴洛克的scales落在鋼琴家手上是很可怕的。
他對鋼琴很是著迷,對於表演更是著迷。某次charity event,在古城羅馬浴場旁邊的Pump Room(Jane Austen在她的著作裡面也提及過這是上流社會社交的場地),他突然心血來潮,跨過台上的桅桿,坐在三角鋼琴前演奏了蕭邦的Impromptu No. 4 in C Sharp Minor, "Fantaisie-Impromptu"。一般情況下保安人員一定把這樣的人拉下台,也許是太過突然,保安人員也看呆了,全個宴會廳的人都靜下來聽他的,直到樂曲尾段保安人員才請他下來,全場觀眾掌聲如雷。

This is Yundi Li's version. A side note: this was recorded before he had his braces! :p
雖然從小被母親洗腦聽韓德爾的彌賽亞神曲,但是到現場聽還是因為他邀請我一起去聽才養成的習慣。在美麗的Abbey裡面,我聽得出竅,原來在唱片聽了千次萬次,都不及在現場聽—儘管合唱團只是業餘水準。身後有個男生在吃caramel nuts,被前面的人說了,我倆對望了半秒,相視而笑。
之後我們很少再一起聽音樂會了,儘管我們說了好多次要繼續去聽,因為他去了投資銀行實習。
在實習之前,他參加了音樂學會的recital,一個人走上舞台演奏了他最喜歡的貝多芬Moonlight Sonata。這時候我在reception 準備refreshment(好吧,我承認主要是白…

There is not a moment to lose

活在當下的道理是大提琴老師Jo教我的:「數拍子數到那個小節就盡力去拉吧。事前再預備得宜再緊張,去到那時那刻不拉的話就白費了。拍子一過就不再回來,所以要盡自己所能表演。」

快樂、轟轟烈烈的時候去珍惜自然不過,倒是悲傷難過苦悶無聊時也要珍惜就有點難理解了。
昨日用過午膳後,一個人坐在房間裡看《賽金花》,心裏輕嘆:這也許是我畢業前最能輕鬆休息的日子了,因為明日我就要回到大學繼續寫論文了。
蘇菲亞不平地道:「金花,你別傻,不要理他們的想法。他們有什麼資格議論你呢?你的生命是屬於你的,又不是屬於他們的,他們管得著嗎?」
「金花,我跟你說過:做你認為對的,想做的,做了會使你快樂的,忘了?那些人認為你應該永遠過在中國的那種生活,不應該過現在這樣的生活,可是你為什麼要在意他們呢?再說連洪公使都不干涉你,他們干涉得了嗎?」蘇菲亞又忿忿地說。

「命比山重,真壓下來誰也逃不了。」
「逃不了的,讓它壓著吧!」
突然希望這一刻永遠不要結束,一個人喝著茶看著書聽著音樂,這才是真正的婉兒。
***
禮拜二和從美國回來的S小姐去grocery shopping,她今日就要走了,當然我很清楚她回來不單單是為了見我,更重要的是:會情郎。嘿,絕對明白,五年前的我也是這樣的心境(但是中學生絕對花不起這樣的錢買機票)。
簡簡單單的兩個女生在古城走走逛逛,一起抱怨給男生買禮物多困難(還有我抱怨竟然收到一盒洗衣粉做聖誕禮物,S小姐無奈地搖搖頭幫他打圓場說:「至少還算有用嘛!」Fair enough.)。
心裏感嘆:真的要好好珍惜。從來都是最微不足道的事情才最牽動心靈,於愛情如是,於友情如是。
很高興能夠遇上你。

Run fat girl run!

圖片
聖誕新年後減肥是週年活動吧,本來我也不是很熱衷,但是最近發生了兩件事情,讓我覺得,嗯,運動吧,不要令自己後悔。

1. [A few thoughts when I was reading and tweeted about them] 以前說過一位在古城認識的英國老爺爺班先生,五十年前跟太太在香港做宣教士和老師,住在曾大屋附近,在香港住上了至少二十年。去年年底班先生回香港講道,回來之後很灰心難過地告訴香港的變化令他很失望。唉,我們又何嘗不是呢?(他是洋人,廣東話說得比我還好,他兒子還會說客家話)他回來不久就不見了,後來我才知道他因肺炎入院,在倫敦待了一個月,最近病情好轉才搬回來古城。禮拜日見到他,他用字正腔圓的粵語說:「我有病啊,我以為我再也出不了醫院。」我心裡一沈,我想他應該沒有機會再去香港看看了。這一年畢業前我要抓緊機會跟他說說粵語,我知道他真的很愛香港這個地方。寫到有點眼濕濕,我爺爺很早就走了,在古城沒想到會遇上像爺爺一樣的人。去年班太太走了,他到處散心,又探望以前宣教的地方。Your treasure is in the heaven above.
2. 父親最近去照腸鏡、驗血,加上動了個小手術,醫生拿著報告,第一句就問:「你工作壓力很大嗎?」因為是小手術,第二天就出院了。但是驗血報告出來了,卻令我有點擔心。是的,父親有著一副娃娃臉,可是身體狀況不可能跟年輕的時候一樣了。他語重心長地抓住我說:「珍妮,趁年輕多運動,不要像我這麼拼命工作,缺乏運動,現在才來後悔。」
所以去high street買了兩套running kit,趁著感覺還新鮮(as the novelty has not worn off yet!),急不及待跑了去groceries的路。回家整理著playlists,跑完了回家轉fitness hula hoop⋯⋯可能是穿著新的sportswear跑街被路人多看兩眼就自戀地以為別人也覺得很好看(哈哈其實應該是因為他們看到一個初中生早晨練跑好有恆心aka完全不顧安全明明還天黑黑啦啦啦啦),又或者是因為看了很多資料之後,知道由零開始(一直以來我只會去健身房跑步或者做aerobics)要慢慢來,不是只追求速度距離,最重要的是和自己比較。
其實運動應該是很好玩的,最重要是找到自己喜歡的。不斷被爸媽潑冷水說恆心練習/你長這麼大從來不願意去運動之類(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