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文青

我開始懷疑萬事都是有借有還的。

Spotify裡有朋友常常聽著林俊傑的歌,我好奇之下也去聽聽看,後來成了我做功課的背景音樂之一。

只聽著歌不看唱片封面,這個月打開一看,好像刺中了我心裡哪一角,內疚油然而生:他跟投行文青長得好像喔,而且不單單是樣子長得像,為什麼特別注意到呢?林俊傑是新加坡人,他是馬來西亞人,而且他們都是彈鋼琴的。

這故事應該從大學一年級開始說起,我們是church search認識的,我最記得那時候我們之間還坐著一個新加坡同學,我很好奇的問他們星馬的英文口音應該怎樣分辨,他們笑著說其實他們也分不清楚,更不用說外國人了。說著說著,原來他是彈鋼琴的,最喜歡蕭邦,我們說得很投契,因為我也是拉大提琴的,雖然我最喜歡的是巴洛克風格,他聽著皺皺眉。沒錯,巴洛克的scales落在鋼琴家手上是很可怕的。

他對鋼琴很是著迷,對於表演更是著迷。某次charity event,在古城羅馬浴場旁邊的Pump Room(Jane Austen在她的著作裡面也提及過這是上流社會社交的場地),他突然心血來潮,跨過台上的桅桿,坐在三角鋼琴前演奏了蕭邦的Impromptu No. 4 in C Sharp Minor, "Fantaisie-Impromptu"。一般情況下保安人員一定把這樣的人拉下台,也許是太過突然,保安人員也看呆了,全個宴會廳的人都靜下來聽他的,直到樂曲尾段保安人員才請他下來,全場觀眾掌聲如雷。

This is Yundi Li's version. A side note: this was recorded before he had his braces! :p

雖然從小被母親洗腦聽韓德爾的彌賽亞神曲,但是到現場聽還是因為他邀請我一起去聽才養成的習慣。在美麗的Abbey裡面,我聽得出竅,原來在唱片聽了千次萬次,都不及在現場聽—儘管合唱團只是業餘水準。身後有個男生在吃caramel nuts,被前面的人說了,我倆對望了半秒,相視而笑。

之後我們很少再一起聽音樂會了,儘管我們說了好多次要繼續去聽,因為他去了投資銀行實習。

在實習之前,他參加了音樂學會的recital,一個人走上舞台演奏了他最喜歡的貝多芬Moonlight Sonata。這時候我在reception 準備refreshment(好吧,我承認主要是白酒⋯⋯剩下來的酒我們幾個女生喝完了,嘻嘻),他一走下台就衝過來找我,好像想要說什麼,很自責的說彈錯了這個音那個音,但是我感覺到他除了這些還有弦外之音,卻是支支吾吾的沒有說下去。六尺多的男生,突然變得很靦腆,說完了就跑回去後台。


他只是想我說一句:「你彈得很好。」

以前戲言說過,將來的男朋友一定要和我一樣喜歡古典音樂,要一起去聽音樂會。可是一切來得太快太完美的時候,我卻只會靜靜地站在原地。

在藥劑大樓撞進他懷裡、在飯堂他揮揮手說哈囉但是我只跟女友人說話⋯⋯我開始內疚。

I could never return the favour. The guilt was like a black hole, it consumed me...and I don't know where this will lead me into. 

留言

  1. 也不到妳內疚太多了,好好對待現在那個男孩子就是。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I'm on my kn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