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二月, 2016 起發佈的文章

廣東歌·K歌

「廣東歌對我的意義是怎樣的呢?明明不是說特別喜歡沈迷那個歌手,就是從小到大父親聽收音機播放的不知不覺間聽回來,默默的記住了,灰心的時候、溫書考試的時候、失戀的時候就不斷聽(反而so in love的時候聽的都是英文歌)。好sentimental的時刻一聽,像刺中哪個傷口,只有眼淚。」
「儘管我倆都是「香蕉人」,儘管人們普遍都對廣東歌嗤之以鼻,儘管弟說旋律太predictable,我們對於廣東歌總是有一份情意結。它們是真真正正的「我們的歌」。弟甚至會推介廣東歌給我...」
回家後喜歡開Spotify loop廣東歌,一起聽陳奕迅、容祖兒,以前只覺旋律動聽,沒有細聽歌詞,才發現以前熱戀的時候竟然在loop明年今日,還真是諷刺。
廣東歌我們自己聽的算少,應該是爸媽在車上播放的「名曲滿天星」比較多。或許歌詞我們記不住,但是簡單唱兩句還是會的:(我)浪奔(弟)登登登(我)浪流(我們兩個很喜歡玩這個一個人唱歌另一個人扮樂器的遊戲)又或者很累的時候弟就唱:「我地呢班打工仔⋯⋯」
有時候聽著興起,父親就會叫我們Google以前的明星歌星,問我們覺得他們長得漂亮嗎?老實說,我們這代人習慣的是洋化的臉孔,所以誠實作答:「順眼,但是我不覺得漂亮⋯⋯」但是轉念一想,論輪廓深邃立體,洋人絕對優勢,可是東亞人來說,是不錯的。
最近看了「毛記電視」,默默地在Spotify找出原曲,如獲至寶。據說外婆年輕時很喜歡徐小鳳,在屋村還會大聲播歌(外婆還真是前衛,在我們這一輩坐巴士不用耳筒聽歌之前已經開始大聲播歌!)
我發現我們兩個長大了開始有點「尋根」,弟原來很喜歡聽許冠傑的。的確,那時候的歌或許有比較之下顯得通俗,但是你不得不承認中文是可以很精要的,粵語尤甚。
音樂也是identity的一種,原來我們兩姊弟都是看書的時候狂loop廣東歌的人 :) (難怪弟的中文進步不少)

願你沒有牽掛遠飛

圖片
成年以來第一次經歷bereavement,從肺炎到HF到infection,只是兩個禮拜的事情。前一天才知道blood test結果進度不錯,第二天起床愕然地讀到短訊說祖母走了。

剛好一個禮拜,可以靜下來思考寫字了。
禮拜五:看到消息之後很忐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其實心裡很不願意回大學上課,但是我知道我已經負擔不起走堂。當沙甸魚逼巴士,平時討厭罰站,一直在胡思亂想,反而不覺討厭了。突然不想跟誰說什麼,只是覺得心頭重,還要被同學拉著到處走無謂地等人,終於忍不住跟室友說了。她叫我去喝一杯咖啡休息一下吧,說了出來舒服了不少。和父親通電話,才知道弟幾乎崩潰大哭,嚇得我。實在提不出力氣來做飯,只抱著大提琴狂拉,她唯一聽過我拉的是Vivaldi的Sonata No. 5,多年沒碰過,拾上手竟然如同當日,運動員說肌肉是有記憶的,我也開始明白了⋯⋯
禮拜六:起床早餐後什麼都不想做,一路聽hymns一路流淚。第二天才慢慢沈澱的情緒,驚覺原來她來不及過年就離開了。做什麼都沒有精神拿不出力氣來,明明很需要做功課卻一點都寫不出來。地處未算低正是如此,你以為失戀、找不到工作、成績不好之類是谷底嗎?非也。這些只是皮毛,一己之力能做就做什麼,然而這一次,我是真真正正的感到很無力。我很後悔為什麼這幾年忙著工作沒有回香港跟嫲嫲在一起,她還說要帶我去菜市場買菜煮蘿蔔糕,這些回憶是這麼近,卻那麼遠。弟主動找我聊天,聽到他的聲音,突然很感動,擔心了整天,看來這傻孩子應該想通了。
禮拜日:心情是踏實了不少,但是還是愁雲慘霧,灰心得幾乎Sunday worship也不想去,胡思亂想到差點遲到。原來應該一起去用午膳的,總是心頭重重像是有一塊石頭砸住一樣,找個理由跑掉。
生離死別,我還是不會說再見。一直以來的毛病都是不把情緒當作一回事,把自己逼到牆角,方才知道不是弱者的問題,而且情緒低落自有因由,逃避不是代表堅強,累積起來久了會變心病。
嫲嫲:
在我心裡您堪比英女王,比她長一歲,四代同堂,能夠看見自己孫子結婚生子,是好福氣。上次我在香港,您給了我一隻戒指,說要好好保管,要找對的人。我答應過您,一定會給我的「對先生」。
我想告訴您,弟原來和您一樣很喜歡許冠傑,我們最近還一起唱他的歌呢。我想給您點一首歌,是許冠傑的鐵塔凌雲。


婉兒(從來沒有比您叫我本名更叫我感動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