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歌·K歌

「廣東歌對我的意義是怎樣的呢?明明不是說特別喜歡沈迷那個歌手,就是從小到大父親聽收音機播放的不知不覺間聽回來,默默的記住了,灰心的時候、溫書考試的時候、失戀的時候就不斷聽(反而so in love的時候聽的都是英文歌)。好sentimental的時刻一聽,像刺中哪個傷口,只有眼淚。」

「儘管我倆都是「香蕉人」,儘管人們普遍都對廣東歌嗤之以鼻,儘管弟說旋律太predictable,我們對於廣東歌總是有一份情意結。它們是真真正正的「我們的歌」。弟甚至會推介廣東歌給我...」

回家後喜歡開Spotify loop廣東歌,一起聽陳奕迅、容祖兒,以前只覺旋律動聽,沒有細聽歌詞,才發現以前熱戀的時候竟然在loop明年今日,還真是諷刺。

廣東歌我們自己聽的算少,應該是爸媽在車上播放的「名曲滿天星」比較多。或許歌詞我們記不住,但是簡單唱兩句還是會的:(我)浪奔(弟)登登登(我)浪流(我們兩個很喜歡玩這個一個人唱歌另一個人扮樂器的遊戲)又或者很累的時候弟就唱:「我地呢班打工仔⋯⋯」

有時候聽著興起,父親就會叫我們Google以前的明星歌星,問我們覺得他們長得漂亮嗎?老實說,我們這代人習慣的是洋化的臉孔,所以誠實作答:「順眼,但是我不覺得漂亮⋯⋯」但是轉念一想,論輪廓深邃立體,洋人絕對優勢,可是東亞人來說,是不錯的。

最近看了「毛記電視」,默默地在Spotify找出原曲,如獲至寶。據說外婆年輕時很喜歡徐小鳳,在屋村還會大聲播歌(外婆還真是前衛,在我們這一輩坐巴士不用耳筒聽歌之前已經開始大聲播歌!)

我發現我們兩個長大了開始有點「尋根」,弟原來很喜歡聽許冠傑的。的確,那時候的歌或許有比較之下顯得通俗,但是你不得不承認中文是可以很精要的,粵語尤甚。

音樂也是identity的一種,原來我們兩姊弟都是看書的時候狂loop廣東歌的人 :) (難怪弟的中文進步不少)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牙齒矯正日記-下次可以拆牙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