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四月, 2016 起發佈的文章

還沒有分開便掛念

圖片
在圖書館幫師弟印功課之後,一個人坐著吵吵鬧鬧、一陣happy hour酒精氣味的大學巴士回去。
最近我一直在想:倒數了,真的倒數了⋯⋯
和美國S小姐聊天,提及我會很想念古城,她跳脫地說了一句:「Well it's hard not to miss Bath.」
真是說到我心坎裏。
三月初弟來找我玩,我卻病了臥病在床。勉勉強強吃了點藥帶他去古城看景點、吃下午茶,頻臨失聲也帶他去看羅馬浴場和Abbey。一路上他突然好像想通了什麼,走著走著停下來說:「姐,我想我明白為什麼你那麼喜歡古城了。你上次教我那個字我忘了⋯⋯文什麼?」「偽文青?」「對對對,就是這個!」「你姐是偽文青沒錯」,我半開玩笑地說。
雖然我也抱怨說這裡租金太貴,一個大學畢業生怎麼負擔得起。但是住在這裡四年,多少有點感情。這樣說也許平淡得過份,其實到處都是回憶:去過的每間咖啡店、去過表演的聽音樂會的每間教堂、去過的每間夜店酒吧⋯⋯年少氣盛、年少無知、年少輕狂。
每次坐巴士離開大學校園,大學附近是豪宅區,一路下山我都不說話靜靜地欣賞建築。'It never fails to impress',這是實話,每次我都胡思亂想:有天我賺到錢在這裡買間房子給爸媽住好嗎?隨便上網一看,至少一千萬英鎊,諒我此生或許都不會賺那麼多錢還在這裡買房子吧,也是空想。但是空想也是好的,至少我還有這種幻想力。
說穿了,我是不想長大,我也不想離開這個方便的小城。
但是,如果自由獨立要用離開來換,我又不願意。
還沒有分開便掛念,猶如還沒有初戀便怕失戀,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像個小女孩。I've found the little girl in me. 我應該慶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