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le

最後一日的大學生活。

戰戰兢兢的寫寫寫,匆匆的兩個星期寫完六個考試。老實說,我並不覺得會考得很好,尤其是clinical和cancer module,課文太多,時間太少。而且在藥劑同學之中,我算不上勤力,這個我自己知自己事,不需要別人來說。長大就是這樣吧,不需要別人來說,自己的事自己做。你說什麼,it doesn't really bother me anymore. 

只求coursework可以拉回分數。最近我才跟父親說起,沒想到這看書寫字的本領竟到此有用,寫字的分數竟然出奇的好:「讀了四年的理科,才發現自己應該讀文科!」父親笑了。

今年可以選修科目,選了心理學(Health Psychology) (50% exam, 50% coursework!),總算找回當初的我。好久沒有如此全心全意的喜歡一個科目,喜歡得會找好多好多的extra reading(很多時候連essential reading都看不完,我想說我自問都算是看得相當快的人了好嗎?)好喜歡心理學的教授—在她身上我看到自己:這個教授告訴我們人本身就是irrational。不是我們這些theories by assumption的理智生物。她告訴我們transactional model of stress is the discrepancy between resources to deal with the stress and the situation,也就是很多時候striving for excellence就是自己給自己的壓力最大。她說不要迷信1st honour才可以上研究院,因為她也沒有。她常常笑著,做錯就認,認完就想想還有什麼解救的。也許我們都是差不多高吧(所以要帶著西班牙美女PhD student出巡吧),有時戴眼鏡的女生(但是人家早已嫁人而且是金髮),所以很有親切感吧 :) 說了半個學期,health psychology其實說的是人性和其中的複雜,所以功課最尾我也寫了:I have found the 'human' in me...

考完試,感覺好空虛,明明訂了一堆書回來看,這罪惡感沒有了,很迷失⋯⋯

(我想說我是認真地坐下來慢慢一字一筆地寫這段字的,可是還是中英夾雜得很嚴重⋯⋯)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I'm on my kn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