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e like nobody is watching

最近常常在做一個夢,就是夢見我們樂團/宿舍的友人去夜蒲,甚至人太多一整個酒吧聞歌起舞的樣子,pre-drinks兩杯vodka下肚,微醺的狀態正是最無拘無束的心境,跳舞很難看嗎?不管了。唱歌走音嗎?大夥兒笑完還是會給他們和音。

夜蒲並不是每次都這麼風光好玩,碰上有人敵不過酒量,或者音樂不合心意,更多的是遇上不想遇見的人,能夠果斷轉場的人能有多少?

但是我真的很想念那時候一起唱歌跳舞的時候,什麼都不用想。

大概是這樣我才會這樣迷戀Glee吧,我們樂團根本就是活生生的Glee Club,雖然很多人會看不起我(「居然喜歡這種沒劇情的電視劇!」)。

我曾經以為人們聞歌起舞是正常事:我們以前的化學課偷懶不做實驗,躲在實驗室後面唱唱跳跳High School Musical 2的Work This Out(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會跳?)/父親開完長途車回家休息過後在廚房的收音機開著音樂一個人跳舞/一群女生開車去玩也是唱著musical⋯⋯

Maybe I'm too old for this,現在的舞曲我都不再有共鳴了,去玩也只能去「懷舊之夜」/90年代之夜,下班只好一個人開著音樂扮diva。學聲樂唱合唱團的時候,我還是soprano,最近幾年變了mezzo,甚至更喜歡唱男聲的高音/中音。

那時一整個宿舍night out還會一起上student newspaper的你們,還有我,都長大了吧。

I will redeem my inner diva.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牙齒矯正日記-下次可以拆牙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