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十一月, 2016 起發佈的文章

緣定咖啡

親愛的你:

不想再說什麼客套說話了,什麼「你好嗎」之類的話,我知道你一直很好。我這陣子卻是什麼都不好,不過這不是重點。
今日我看了一本書,我想你一定沒想到,我腦袋是不是故障了,怎麼會看這種書,我們以前還說過這種故事好矯情。我看的是《等一個人咖啡》。
說起來我上大學之前自從喝了一杯speciality coffee之後,什麼星巴克太平洋咖啡我都喝不下口,加上在古城有著名的barista champion而且非常帥氣的咖啡師傅(註:已婚,老闆娘在旁不敢太放肆,嘿),我的味蕾是給寵壞了。我還記得第一次去喝咖啡,剛好碰上纜球比賽,而且古城隊是主場,人很多,我乖乖地排著隊發呆,直到咖啡師傅叫我的時候,我像個小女孩地很尷尬臉紅紅的愣住了。後來家裡添了一部espresso machine,我又開始物色合適的咖啡,不亦樂乎。
言歸正傳,這本書基本上不劇透的話就是一般青春劇的劇情囉。不過我覺得比起上次看同是九把刀的《那些年》,這一本比較好看,我覺得主人公的想法有成長,比較像一個人,就這樣。
'First impressions can be tough' Hairspray音樂劇裡的明星媽媽如此說,這句話很有道理。也許是第一次看他的書就是令連讀男校女校的人都突然思念自己的「那些年」,所以也就想起你。
你大概會瞪大眼睛驚訝地問:「咖啡跟我有什麼關係?」
請聽我講,你那次不是說要帶我去「見識」一下香港的樓上café嗎?(「見識」過一大群人擠在一部升降機倒是真的)不記得?我記得我們看著餐牌上的「意式法蘭克福腸」笑得人仰馬翻,還好在旁邊玩boardgame的人們很吵,沒有顯得我們兩個人太奇怪。
我說我腸胃太差,不敢喝凍飲,你就讓我點了咖啡。
我的腦袋真的有毛病,居然忘了當天已經喝了一杯咖啡。這個lactose intolerance,我怎麼會忘掉?!
結果回家胸口悶悶的,吐不出來。
第二天要去當英文老師,上課前我準備塗兩塊Nutella麵包當早餐,誰知沒吞下去多少就吐出來,連昨天的晚餐也掉了。
我一臉蒼白的回學校去,經過鄰班的學生吵得很。我回到自己的班裡點名,人數凋零得可怕。我的學生突然群起跑到鄰班去,我也跟著跑去把學生追回來,誰知走到鄰班,一陣陣麥當勞早餐的香味傳來—原來鄰班的男老師為了讓同學乖乖上課,答應他們買早餐給他們吃。我的學生一整個在人家的教室喧鬧,我也顧不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