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定咖啡

親愛的你:

不想再說什麼客套說話了,什麼「你好嗎」之類的話,我知道你一直很好。我這陣子卻是什麼都不好,不過這不是重點。

今日我看了一本書,我想你一定沒想到,我腦袋是不是故障了,怎麼會看這種書,我們以前還說過這種故事好矯情。我看的是《等一個人咖啡》。

說起來我上大學之前自從喝了一杯speciality coffee之後,什麼星巴克太平洋咖啡我都喝不下口,加上在古城有著名的barista champion而且非常帥氣的咖啡師傅(註:已婚,老闆娘在旁不敢太放肆,嘿),我的味蕾是給寵壞了。我還記得第一次去喝咖啡,剛好碰上纜球比賽,而且古城隊是主場,人很多,我乖乖地排著隊發呆,直到咖啡師傅叫我的時候,我像個小女孩地很尷尬臉紅紅的愣住了。後來家裡添了一部espresso machine,我又開始物色合適的咖啡,不亦樂乎。

言歸正傳,這本書基本上不劇透的話就是一般青春劇的劇情囉。不過我覺得比起上次看同是九把刀的《那些年》,這一本比較好看,我覺得主人公的想法有成長,比較像一個人,就這樣。

'First impressions can be tough' Hairspray音樂劇裡的明星媽媽如此說,這句話很有道理。也許是第一次看他的書就是令連讀男校女校的人都突然思念自己的「那些年」,所以也就想起你。

你大概會瞪大眼睛驚訝地問:「咖啡跟我有什麼關係?」

請聽我講,你那次不是說要帶我去「見識」一下香港的樓上café嗎?(「見識」過一大群人擠在一部升降機倒是真的)不記得?我記得我們看著餐牌上的「意式法蘭克福腸」笑得人仰馬翻,還好在旁邊玩boardgame的人們很吵,沒有顯得我們兩個人太奇怪。

我說我腸胃太差,不敢喝凍飲,你就讓我點了咖啡。

我的腦袋真的有毛病,居然忘了當天已經喝了一杯咖啡。這個lactose intolerance,我怎麼會忘掉?!

結果回家胸口悶悶的,吐不出來。

第二天要去當英文老師,上課前我準備塗兩塊Nutella麵包當早餐,誰知沒吞下去多少就吐出來,連昨天的晚餐也掉了。

我一臉蒼白的回學校去,經過鄰班的學生吵得很。我回到自己的班裡點名,人數凋零得可怕。我的學生突然群起跑到鄰班去,我也跟著跑去把學生追回來,誰知走到鄰班,一陣陣麥當勞早餐的香味傳來—原來鄰班的男老師為了讓同學乖乖上課,答應他們買早餐給他們吃。我的學生一整個在人家的教室喧鬧,我也顧不了那麼多,反正人太少,之前他們也乖乖地給我寫功課,剩下來要教的不太困難,讓他們胡鬧一會算了。

突然一隻手遞來一杯熱可可,我看著載著早餐的棕色紙袋,問:「Are you sure?」「Take it,我多買了一杯,反正這班小鬼只懂得吃薯餅,你就乖乖喝完好了」我轉過頭來確認是誰,是他。

這杯熱可可救了我一命,早餐晚餐一起吐出來,血糖低幾乎要昏倒,兩小時的課堂我是怎樣熬過來的?

放學後我們幾個老師一起去吃午膳。路上我向他道謝:「真的非常謝謝你的熱可可,要不然我就昏倒了⋯⋯我昨天真不巧,喝了兩杯咖啡,腸胃不好⋯⋯」「腸胃不好就要喝牛奶囉!」「你這個人!你明明知道我是lactose intolerant!你還說要考上醫學院?What a terrible doctor you will make!」他傻傻地笑。

他是我高考那年的saving grace,至今很多他說過的笑話我還記得,甚至很多香港的地方也是因為他我才記得。

這次應該算在你頭上,thank you for doing me a favour. 

***

還有要交代一下,我看完了書想起了你,瘋了似的在家裡找你的信來看。有點眼濕濕,突然記得你送過我一本書。我從小男生朋友比女生朋友多,從小就明白一個道理:男生送東西給朋友,會送自己喜歡的,未必會考慮對方是不是跟他一樣喜歡。

這本書也是一樣的道理,這是一本香港郊野公園的影集,因為你很喜歡遠足,你寫道:
「希望你見到這本書,會想起美麗的香港。想起我。」
你如願了。

All the best,
小婉 xxx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I'm on my kn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