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四月, 2017 起發佈的文章

小劇場 1

「呃,我想去博物館看看,你有興趣來嗎?」
「可以啊!」
他一怔,好像有點不能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結巴道:「我⋯⋯可以要妳的⋯⋯電話嗎?再聯絡囉!」
女生自動拿出手機來,翻開通訊錄找出自己的電話。
大概是沒有想到是如此的順利,他好像有點太興奮了,把心裡那句話也說出來:「太好了我竟然有妳的電話號碼!」
女生忍不住笑出聲:「是的,你有我電話號碼喔!」

悉尼初印象

今日黃昏坐車回家,一路經過商業區、中央車站⋯⋯一直很想把對悉尼的印象寫下來。
同樣是大城市,悉尼跟倫敦有點相像,又有點分別。思前想後,悉尼給我的印象更像香港。商業區高樓大廈林立,都是新建築(至少跟英國比,這裏再舊也只能是「新建築」,哈哈)。三層的火車很新很方便很安靜,雖然少不免會有延誤,但是可以用電話,讓我覺得很開心。跟英國和香港不同的是:這裡的樓梯是靠左邊站的。幾乎四面環海,可以坐船到處玩看風景,又有美麗的海景。這裡有很多我在香港能夠看到的商店,尤其是一些英國難得一見的日韓品牌,這裡可以輕鬆找到,而且不算很昂貴。母親說英國的唐人街總是像她小時候的香港,悉尼的唐人街商業大廈倒是有點灣仔的感覺,唐人街的大商場甚至令我想起屋邨商場如領展。
少不免要去商店看看,走在悉尼市中心的Westfield,經過地面的名店,鮮豔的金黃色招牌、Gucci店前的人龍令我想起廣東道。一個黃皮膚的人如我走在名店街,倒是會有人想請我走進店裡看看,進店裡店員也會極力推銷,讓我看看有簡體字中英文對照的宣傳牌:全店七折。I'm most flattered but no thank you. 從來不覺得自己很「愛國」,但是打開手袋,發現身上的都是英國品牌,舶來貨遠洋來到澳大利亞自然比英國貴上不少,頓時就覺得自己走在街上也算很有特色啊,哈哈。
當然,最令我覺得有熟悉的感覺的是:到處都是黃皮膚的亞裔人。突然不想煮飯,下去就可以買到很多在英國比較貴,質素不一的亞洲食品:壽司、韓國炒年糕、越式法包、laksa、炒粉面、小籠包等等。這裡比英國更international,雖然友人說:「正確一點說是很多亞洲人!」,這樣說也不過分。
從來不覺得自己不算很重口音,來到大概因為是英國口音的緣故,大家很喜歡跟我說話。也不知道是不是如此的明顯,數學課我只是說了一聲:「哈囉!」,身旁的韓裔男生突然眼睛一亮道:「請問你是英國來的嗎?」
王叔叔帶我「遊車河」,帶我看他認為我會喜歡的舊建築terrace,我只是笑笑:「嗯,有點扮古城的感覺。」
其實我知道,一個小朋友最忌被寵壞(例如:讓他/她坐頭等艙、上最好的館子、住最好的酒店),長大後就回不了頭,偏偏我就是那個被寵壞的小女孩。住過古城蜜糖色的磚屋,做過奧斯丁小姐的夢,世間上除了柴郡老家,在我心裡應該沒有再能夠媲美古城的地方了。
***
張敬軒的《迷失表參道》是我每次…

喜歡你的傻

有時候很無聊一個人在客廳聽著音樂胡亂唱唱跳跳,室友會說:「其實你這樣唱唱跳跳的時候很可愛。」
你笑我一個人突然變歌劇腔唱descant也是一樣的意思吧,正如我覺得你常常一臉茫然的發呆很可愛一樣。

說廣東話的我

最近遇上一名長輩,一位來自新加坡的退休醫生,他得知我家裡是香港人,常常主動對我說廣東話(我們都是英文人啊)。他說年紀大了,學學新的語言腦袋不要退化得太快,所以見到我就趕緊練習。我笑笑,好勤力的人,不愧是醫生。我說:「其實我也很少機會說廣東話,我們一起練習才是。」
他說:「你的廣東話說得很好聽,我喜歡聽香港人說的廣東話。」
我想起古城的班先生班太太,他們同樣對我說過一樣的話,然後我又再次陷入身分危機的漩渦裡:我是誰?
大概是永遠也找不到答案的問題。

還記得櫻花正開

還記得第一個禮拜,跑去合唱團,遇上來澳洲上英語課的靦腆日本物理系男生。我說我中學時很喜歡Particle Physics,他開心得睜大了眼睛,大概沒有女生會欣賞又(算是)明白物理生對自身學科的熱情。他沒有臉書,只是跟我交換了電郵,拿出那部Sharp flip phone(整件事很hipster很retro!),一字一筆的給我寫電郵,說謝謝我跟他說話,很享受跟我說話的時光,下次有機會去日本千萬要找他,他可以帶我去東京到處玩。
昨日被(真)ABC亨利先生「抄牌」,半開玩笑地說:「So that I can stalk you!」他笑著說:「我很喜歡聽你說話,很少機會聽英國口音,一定要聽過夠(所以我會一直跟你說話)」感覺像回到中學時,能夠坐在一個人旁邊已經是幸福的。
雖然身邊很多人說我怎樣怎樣好,說得我都害羞了,終究是隻醜小鴨,從來不懂得為何有人會喜歡我這種女生。我只是很博愛,結果大家都誤會了。我想因為我可以很健談,也很主動跟人說話,所以很容易獲得好印象。對於跟對方互動而獲得好感,算是半個「自動波」,內心卻是永遠都是受寵若驚('Are you talking to me?')。
對於別人的好意好感,我顯得不知所措,生怕傷害了誰,畢竟曾經我也是那個靦靦靦腆躲在書架等人的小女孩,人家一個不回覆,傻傻的躲在家裡哭了半天不出來。
只是想對人好,不要多想,不要太累。人們上班上學被生活磨滅熱情,笑一個能解百病。
昨夜,王叔叔當了我的司機,在悉尼遊車河,還帶我去了海邊看夜景。
多麼想帶你去看悉尼的海邊,想著想著在火車上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