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櫻花正開

還記得第一個禮拜,跑去合唱團,遇上來澳洲上英語課的靦腆日本物理系男生。我說我中學時很喜歡Particle Physics,他開心得睜大了眼睛,大概沒有女生會欣賞又(算是)明白物理生對自身學科的熱情。他沒有臉書,只是跟我交換了電郵,拿出那部Sharp flip phone(整件事很hipster很retro!),一字一筆的給我寫電郵,說謝謝我跟他說話,很享受跟我說話的時光,下次有機會去日本千萬要找他,他可以帶我去東京到處玩。

昨日被(真)ABC亨利先生「抄牌」,半開玩笑地說:「So that I can stalk you!」他笑著說:「我很喜歡聽你說話,很少機會聽英國口音,一定要聽過夠(所以我會一直跟你說話)」感覺像回到中學時,能夠坐在一個人旁邊已經是幸福的。

雖然身邊很多人說我怎樣怎樣好,說得我都害羞了,終究是隻醜小鴨,從來不懂得為何有人會喜歡我這種女生。我只是很博愛,結果大家都誤會了。我想因為我可以很健談,也很主動跟人說話,所以很容易獲得好印象。對於跟對方互動而獲得好感,算是半個「自動波」,內心卻是永遠都是受寵若驚('Are you talking to me?')

對於別人的好意好感,我顯得不知所措,生怕傷害了誰,畢竟曾經我也是那個靦靦靦腆躲在書架等人的小女孩,人家一個不回覆,傻傻的躲在家裡哭了半天不出來。

只是想對人好,不要多想,不要太累。人們上班上學被生活磨滅熱情,笑一個能解百病。

昨夜,王叔叔當了我的司機,在悉尼遊車河,還帶我去了海邊看夜景。

多麼想帶你去看悉尼的海邊,想著想著在火車上哭了。̇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牙齒矯正日記-下次可以拆牙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