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on my knees

昨天Tutti rehearsal,我在車站絆倒了一直跑去音樂學院練習,加上最近悉尼舉行燈光匯演,遊客處處(其實我也是,嘿),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然候在音樂學院迷路,終於找到音樂廳。

和管弦樂團一起練習,看到樂手的大提琴,眼眶一熱,突然感動得想哭。

我好想念我的大提琴啊。

(很多人問我連續唱這麼久,嗓子不會壞掉嗎?不會的,母親說唱歌用丹田,我說用橫隔膜,都是一樣的道理。)

指揮叫我們要咬字清晰,要用「清晰的英國貴族口音」,我在前排一個兒卡卡笑著。

音樂是我的救贖,一點一滴的分析、完善、挑剔每一個咬字、音符,痛苦,但是滿足。像修英國文學那時候的analysis,抓破頭皮還是繼續看下去,一塊塊拼圖拼在一起,那份滿足感,像是跟作者說了一段話,仰慕著他的智慧。

毫無天份如我,能夠感受到這種enlightenment,無比光榮。

留言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