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市民熱烈慶祝回歸」

「回歸」主權/移交二十週年,重新聽了一次黃子華1997年的棟篤笑《秋前算帳》,無限唏噓,笑中有淚。斷斷續續的又看了許多關於二十年來香港的變化的新聞節目,看到有點想哭,尤其是重新看到黃傘,我想起那天我坐在床上無力的禱告,不斷顫抖。

轉變是一定的,只是大家都太天真的以為我們還可以繼續不用多想的走下去。

***

弟是九七出世的,所以特別對這個日子有感覺,以前他還會問母親:「你為什麼不是回歸當日生我?」母親大笑說的:「是的我也想!因為知道可以上電視!哈哈哈哈,不過這可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事情!」

弟作為一名「文科仔」,學習的是「土地問題」,卻突然對政治很感興趣,左翼右翼、社會主義、《1984》⋯⋯他很認真的對我說:「其實,我本來也覺得『政治關我什麼事?』,但是我越發覺得,你不管政治,它正要找上你。」

***

上年在香港離開前跟二伯父吃飯,跟他討論脫歐公投,討論得興高采烈,幾乎忘了上飛機。據說他接著一年內,常常對其他長輩自豪地說:「沒想到我們家婉兒竟然還跟我說政治說得有板有眼,她說得太高興幾乎忘了趕飛機!」(才怪,而且我們對於脫歐基本上是持相反看法的,但是,我對於有一個願意跟我討論而don't take it to heart的長輩也是很感動的。還有,那是因為伯父循例還是要演一場「爭帳單」的戲,我們才走得比較晚……)

二伯父一家很喜歡很欣賞彭定康,知道我在古城讀書之後,常常提起「彭督」。

二十年前,我很記得,我在家裡吃著豉油雞翼看著英國旗降下,中國旗升起。那時候不懂事,看到人們嚴肅的樣子,才四歲的我,不是很明白。

二十年後的今日,我看到「彭督」的臉,他女兒不捨得的眼淚,居然也眼眶一紅。

留言

  1. 喜歡彭督卻支持脫歐,不是很怪嗎﹖ :P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想到我伯父也是那種沈醉在大英帝國美夢的人,真是充滿矛盾

      刪除
    2. 問題係,肥彭撐留歐喎 XD

      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韓國的四人女子R&B組合-Big Mama (빅마마)

韓國的R&B女王-仁順伊

I'm on my knees